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博友自北方来  

2010-12-23 12:55:37|  分类: 沟通联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作者详细记叙了自己全程接待永丰天津知青一枕清霜的情况。特将四集贴在一起,让连队的朋友了解月月和朋友们的盛情。(zmj913)

原文地址:博友北方来(之一)    原文作者:月月 

 

一、虹桥机场接博友

天津博友一枕清霜要来上海,参加一个“2010上海国际工程机械博览会”,并与上海网友见面,消息传来,大家十分高兴。

 

一枕清霜在开博一年的时间里,已为大家奉献出两百多篇博文,是咱们知青网站中的“多产写手”。他的文章坦诚朴实,生动感人。在阅读和欣赏他的文章的同时,我们和他一起感受着同龄人所共有的心路历程:孩提时代的恣意玩耍、困难时期的忍饥挨饿、学校生活的紧张快乐、文革年代的茫然失落、知青生涯的艰辛困苦……在他的文章中,我们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也仿佛代我们发出了人生的感悟。如今,我们可以和他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样的交流一定会让我们受益匪浅。我们盼望着他的到来。

 

会客厅厅长zmj913(以下简称厅长)、青青芳草和我约好22 日上午去虹桥机场接一枕清霜。

 

虹桥机场地方大,有多个旅客出口通道,从机场工作人员处知道,这班飞机是一楼二楼各一个出口通道,怕有闪失,我们就兵分两路,厅长在一楼,我和青青芳草上二楼等候。十分钟后,在一楼接到了一枕清霜。

 

他头戴黑色礼帽,穿一袭深色风衣,左手拎一扎书,右手是一只黑色手提箱,风度翩翩。

 

我们三人和他热情握手,而后,我抢着拎起那只黑色手提箱。一来是为远道而来的博友服务效劳,二来是看那只手提箱款式不俗,拎在手上很有点小资情调。青青芳草几次要替换我来拎时,我都以“我体质比你好”挡回去了,其实我是真想拎着潇洒一把。在步出机场大厅那一段长长的通道时,我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哦。  

2010年11月29日 - 月月 -

 
 
二、五谷丰登话统计

2010年12月02日 - 月月 -

我和一枕清霜、碎墨的合影
 
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午,上海站的网友们,在位于陆家浜路上的“五谷丰登”酒家,设宴接待一枕清霜,席间气氛欢快热烈。其间,大家还让一枕清霜、碎墨和我三人合影,因为我们在农场都当过统计。
 
我们不由得谈及在农场干统计的往事。
 
一枕清霜说,他是1974年接手南阳的统计工作的,在1975年6月调去建边时移交的。
 
接手他南阳的统计工作的正是我。
 
我在引嫩工地后期开始当出纳员,回到南阳后继续干出纳。记得是在去建边前,南阳领导让我填了一张表,表格封面上职务一栏,让我写“大队出纳”。这样我就成了大队部工作人员,不在“一刀切”去建边的名单之中了。虽然提到去建边,大家都挺不愿意的,但我对让我留在南阳也并不觉得高兴。一则,我不怕苦,我并不认为去建边有多可怕,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下大田干活的料。水利队时,当了个排长,一直就是拼命干活。到了引嫩工地,挖土抬大筐,日照长的日子里,从清晨五六点,干到晚上七八点,一天四顿饭都在工地上吃。后来一阵日子,不知怎么老是发高烧,但我不当会事,稍退些烧,又下工地干活,到了晚上又发烧,卫生员hsh几次来为我擦酒精退烧。就这样反来复去的发高烧,领导也觉得不是事儿,照顾我在小卖部卖卖杂货。后来原先的出纳上大学去了,就由我接替干出纳,到忙的时候,还常去工地突击干活。二则,我觉得填了这表,有点就地培养、让我扎根的意思,这是我们嘴上不说,心里最怕的。但领导既然如此安排,我也没啥好讲,只巴着领导看在我表现好的份上,放我一马,让我上个学。
 
留在南阳的我,所干的就是出纳兼统计。
 
我和一枕清霜就这样,在南阳的一间办公室,办了一次统计工作的交接手续。
 
他拿了一本日记本大小、褐黄色封面的笔记本,这应该是一本辅助性的统计记录本。他告诉我每天要统计的一些事项,然后把本子交给我,说,你就按本子上的这些内容,顺序记录统计下去就行了。
 
我双手掂着本子,只见封面很整洁,边角很熨贴。我还以为本子使用不久,可翻开一看,已记录了有一半了。迎入我眼帘的是一排排端正而不失灵气的阿拉伯数字,还有就是那漂亮的魏碑体文字,我禁不住欣赏了起来。统计工作的特点是单调重复,本子上的每一页都记录着马、牛、猪、羊等牲畜的进栏和出栏的变化,有些事项还须作个说明。每一页的字都和第一页一样,酋劲、漂亮,上下对齐,左右间距匀称,而且页面上几乎没有涂改的。可以看出,他每一次的记录都是一丝不苟的,从没对不断重复的统计内容有所倦怠,我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在那个轻薄文化、漠视知识的年代,即使被冠以知青的我们,也会时不时的流露出以“大老粗”为荣的作派。不少人打个报告、写张收条,字歪歪扭扭不说,纸还揉得绉绉巴巴的,上面还墨迹斑斑。而这本作为辅助台帐性质的笔记本,却被这个天津小伙子打理得如此秀外慧中,仿佛是从一间典雅的书房里精制出来的作品。望着这个有几分腼腆的天津知青出门时的背影,我纳闷,农场领导咋把这么好的人才放走呢?
 
本子在我手上,闲着时,我就照着他的魏碑体练字。因为,我得接着这本子记录下去,虽然达不到他的水平,但得尽量努力缩短差距吧。
 
后来,我的统计工作又移交给另一位知青。移交时我很想把这本子留在手上,继续当“字帖”练字,但统计数字具有连续性,要提供环比、同比、递增率等数据,离不开这本子,我在办移交时不得不交出。这本本子透露出的一丝不苟的风格,和漂亮刚劲的字体,深深的印在我脑中。当然,本子原主人的大名——于德宁,也一直让我记住啦。
 
一枕清霜的好友、如今我们的网友——碎墨,也是一名优秀的统计,他后来当上总场统计。在二分场时,他的知名度就很高。那时的他,有着一头黑亮的头发,一直梳理得很齐整,这一点,使人感到他的与众不同。农场经常搞文艺汇演,他在连队,是集编、导、演于一身的台柱子。他的朗诵、歌舞很有功底,在永丰俱乐部的舞台上,留下了他充满青春活力的身影。我们不曾在一个连队呆过,但知道他有才华。有一次,农场组织我们参观学习他的统计工作。参观的人很多,是排着队的,让我们开了眼界。办公室的桌上,放着一摞摞整整齐齐的帐本,一式的牛皮纸封面封底,每本封面上都用毛笔字写着年份、帐本名称,那毛笔字在我们看来和买的字帖上的字没啥两样。当时他还现场进行了示范,把各种帐本按一定的顺序存放,作好标记,需要哪个数据,立即可以取得。参观的人群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叹,有夸赞他字写得好的,有佩服他帐本拾掇得好看齐整的,有感叹他工作作风之严谨的……
 
从此我对这位有着一头黑亮头发,才艺出众的上海知青多了一份钦佩。
 
一枕清霜和碎墨,他们在统计工作上,表现出了一种独特的气质,没人要求他们必须达到这种水准,这是他们自身内在修养、素质的流露,他们在一丝不苟中透出典雅,在琐碎事务中散发出书卷气。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优秀是一种习惯。他们两位体现出的就是一种习惯,要他们不认真都难。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数次向家人,向同事提到这两位场友,我佩服他们,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有这份天赋和灵气,也希望我的年轻的同事们,能从中向他们学到一些真谛。不知两位是否有过突然打喷嚔的时候,如果有,可能就是我在提到他们的时候。
 
这次借一枕清霜来上海之际,在“五谷丰登”酒家见到碎墨。他知道我在镇江,说他母亲老家也在镇江,而且距我母亲老家不过十几公里路。原来,我们不光是上海老乡,还是镇江同乡呢,我为有这么一位同乡而高兴、自豪。
 
“五谷丰登”的这顿午餐,令人难忘。
 
 
 
 
备注:篇幅太长了,还是做几个超链接,请朋友们点击之三、之四的网址,去月月的博客阅读吧。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