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墙上又见主席像  

2010-12-26 23:07:43|  分类: 战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月月《墙上又见主席像》

原文地址:墙上又见主席像    原文作者:月月

 

  我们这一辈人,小时可能都听过或唱过这样一首歌: 

墙上又见主席像 - 月月 - 月月欢迎你

  我家小弟弟,

  半夜笑嘻嘻,

  问他笑个啥,

  梦见毛主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梦见毛主席。

  想起这首歌,倒不是我梦见毛主席他老人家了,说起此事,有点辛酸:文革时,千千万万红卫兵小将串联到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我呢,没闯劲,跟着姐姐串联到南京玩了半个月,就永远失去了被接见的机会。而且,可能资格远远不够,以后竟连做梦梦见他老人家的机会都没给过我。我还真羡慕那歌曲中的“我家小弟弟”,他那么小就有机会梦见毛主席他老人家了,我梦了将近一辈子都梦不到,我深深感到命运对我的不公。

  听说是哪位高人讲过这么一句话,意思就是说,老天爷把你的门关上了,他想想对不住你了,还会悄悄地把你家的窗打开,这样,你要进出的话,还是可以从窗口跳进跳出的。没想到,在我身上还真有点应验了这个意思。因为,就在今年的某一天,突然在我家西窗下的墙面上,看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 一幅画于四十多年前,原汁原味文革版的毛主席像。之所以说是“突然 ”看到,是因为这幅画像虽画于四十多年前,但我们已有三十多年看不到了,而这次到上海又让我看到了。说到这儿,我不得不在下面多讲上几句,否则还让人以为我上了年纪说话语无伦次了呢。

  今年六月下旬,我回到上海的住处,这是我的娘家,我妈妈住在这,我哥哥和嫂子有时也来住上几天。这是上海老城厢中一条颇为典型的石库门弄堂。一天,走进弄堂时,看到一个金发高鼻、身材伟岸的外国男孩,朝着我家楼下的墙面,摆弄着相机,从左面、右面、正面,分别照了几张像,男孩的神情专注而虔诚。

  我有点好奇,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一个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洋人。走近一看,啊,是一幅毛主席画像。

墙上又见主席像 - 月月 - 月月欢迎你

     (这是我今年六月三十日拍下来的照片)

 

墙上又见主席像 - 月月 - 月月欢迎你

(画像上方有白色和绿色顶篷的两扇窗子,就是我家的西窗,我常在白色顶篷下的那扇子趴着看外面的世界。)

 

  这是一幅对我来讲既熟悉又久违了的画像。它画于如火如荼的文革年代,我依稀记得是一位男青年站在木板架子上,用了一天时间画出来的。

  自打我家西窗下的墙面有了这幅毛主席像后,这儿也就热闹起来了。画像前的空地成了革命群众聚会活动的场所。一早一晚有个“早请示、晚汇报”仪式,窗口处就传进诵读毛主席语录的琅琅之声;毛主席发出最新指示了,这里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敲锣打鼓声;革命群众还把揪出的所谓“阶级敌人”,那时称“牛gs神”带到这来,向毛主席“请罪”,他们一个个低声下气、诚惶诚恐,革命群众则群情激昂,振臂高呼口号。

  我自小就喜欢和姐姐一起,趴在西窗处向外“看野眼”。看小孩子玩耍,看大人们吵架,看左邻结婚的热闹场面,看右邻搬家的忙碌劲头……边看边和姐姐议论一番,比现在看电视连续剧还有趣。但自从窗下成了政治活动场所后,我就不敢随便趴着看了。因为有几次,我看到“牛gs神”们正在低头“认罪”,那方向就朝着我,我不是在冒天下之大不讳吗?而革命群众振臂高呼口号时,我又觉得他们的胳膊直冲着我而来,让我有点害怕。所以,以后每次趴窗时,都要先小心翼翼地张望一下,再安心地趴着看。

  只是想到那些在画像前低头认罪的所谓“牛gs神”,我还是生出一些恻隐之心的。他们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稍不小心,就留下了把柄,遭人批斗。他们低着头时,我看到他们花白、稀疏的头发散乱着,在风中飘拂着。他们被监督劳动,在里弄、街道干着又脏又累的活。

  记得1969年7月份,我们下放永丰农场出发前,街道里委通知我们提前几天把行李准备好,由街道负责统一运送到火车站。在一个酷暑难熬的高温天,我家来了四五个老人,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一眼看出就是常在我家窗下向毛主席像请罪的那拨人。他们穿着破旧的汗衫,卷着裤管,脖子上搭着毛巾。他们佝偻着腰搬动着行李,重一些的行李,就两个人搭手搬,很蹒跚地走着,把行李搬下楼梯装上车,他们的脸上、身上淌着汗珠。

  那时,一批一批知青上山下乡出远门,带出去的箱箱柜柜、行李杂物,大多是他们搬运走的。

  文革结束后,他们大多平反恢复名誉,或得到了公正的结论,只是现在可能都已作古了。他们曾经为我们上山下乡出过力、流过汗。

  文革后,国内的政治环境发生了变化,曾经遍布大街小巷的毛主席像逐渐淡出江湖,我家窗下的这幅主席像,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屏蔽”了。时间一长,我们大多也忘记这儿曾经有过一幅毛主席画像,至于三十岁以下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儿有画像。

  我还从没想到这幅画像能在今年六月份“重出江湖”。我向邻居了解了一下情况,再看看画像,才知道,原来是三十多年前,文革结束后,画像外被涂抹上了一层水泥和白石灰,对画像进行了“屏蔽”。屏蔽层很牢固,但三十多年来的风吹日晒雨淋,它也开始粉化脱落,最近可能是外层整体脱落,所以里面展露出来的画像很清晰,没有太多的斑斑驳驳。只是原来画像下方写着的“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一行字已都没有了。

  我不禁对这幅毛主席像多了一份亲切感,三十多年的光阴里,画像一直存在于我家的西墙上,虽然看不到,但它确实存在,怕我们忘了,它终于又露了一次面。

  听妈妈说,这一阵出现了这幅画后,弄堂里隔三差五地有老外来光顾,对这幅画很感兴趣。

  遗憾的是,当我八月份回到上海家中,急切地想再看看这幅画时,墙面已是一片空白——画像又一次被“屏蔽”了。我有点失落,后悔六月份时没有站在画像前留个影。真不知以后是否还能有再展露出来的一天?

  但不管咋样,我坚信这幅画和我家有一定的缘分:四十多年来,画像一直存在于墙上,而我家则一直居住于这面墙之内,现在画像虽看不到了,但它仍存在于我家西窗下的墙面上。现在如此,今后还是如此。(距我家不足百米有个文庙,它是市级文物保护部门,所以我们这一带开发动迁的可能性很小。)

  虽然文革大串联时,我失去了能见到毛主席的绝佳机会,虽然我也没有机会能在梦中见到毛主席,但在我家的西墙上,却拥有着一幅时隐时现、连老外都无比崇敬的毛主席画像,我感到欣慰和自豪,也有一种心理上的平衡。我想,命运对我还是公正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