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永丰十三连简史(征求意见稿)  

2011-12-26 22:26:16|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菁菁草原《永丰十三连简史》

文/庄蔓菁

写在前面:在黑龙江省永丰农场知青征稿编辑建边知青文集《第二次下乡》的过程中,天津知青于德宁提出了一个建设性建议:“可否抽空将13连和水利队的简史搞出来编入文集的史料版块呢?有出书的动力或许能将这两个永丰连队的简史赶出来呢!我考虑这两个连队比较有基础,尤其是13连战友,文化的底蕴和自觉性都很强。我们期望这两个连队有人领衔牵头干好此事!”

在于德宁的推动下,我不知天高地厚主动尝试撰写“13连简史”。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由于本人记性差,离开连队早,加之年代久远,尽管征询了很多人的意见,核对了很多信息,依然有很多谬误。只能抛砖引玉,写出连队简史的框架吧。欢迎朋友们横挑鼻子竖挑眼,让我们共同为丰富、充实13连的简史出力:

一、连队的组建

1969年7月16日,是难忘的一天。就在那天下午一点五十分,上海南市区(今黄浦区)有221名老三届(个别历届生)学生,被人们敲锣打鼓送到了上海火车站,这些居住在老城厢的男女青年,从此跨入了上山下乡的行列,成为浩浩荡荡知青队伍中的普通成员。经过四天三夜的长途跋涉,他们于7月19日凌晨五点到达北安,又转乘黑龙江省德都县永丰农场派来的大卡车于下午到达农场,其中居住以蓬莱街道为主的114人,被安置在南阳,编制为永丰农场二分场10连,他们是这个连队的第一批知青。从当年的文史资料中可以看到,时任正、副连长的是吴建华和王凤琳,女排长是肖鸣,男排长为殷国华、顾小文。 

到达永丰一周后,连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因“档案材料没有同期到达”、因“家庭出身”问题、因“体检不合格”等种种原因,有14名知青被农场领导要求返回上海!1969年7月26日,他们被集体连人带行李送到了北安火车站,然后一起踏上了返回上海的行程。其中的魏家生、傅为民、邱雪鸿、马培芬等四人不甘命运的摆布,到沪后集体走访了黑龙江省永丰农场驻上海的临时办事处,他们据理力争,最终办妥了全部下乡手续,八月初重新踏上征程,又回到了南阳。他们是10连最执着的下乡知青。经历此事,连队总人数自然减员10人。

三个月后的十月,10连知青集体离开南阳,向场部东面的二分场转移。一百余名知青搬进了刚刚造好的二排新砖房。 

1970年5月30日(5月27日从上海出发),虹口区以长白中学为主的44名1969届初中毕业生补充到10连,大家习惯称这批弟弟妹妹为“小六九”。大批知青的到来,农场对五个分场各连队的番号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或整合,就在这次整改中,10连改番号为13连。 

同年6月21日(6月18日从上海出发),20位中专技校的哥哥姐姐们又被分到13连。至此,全连应有知青178名,实有168人,他们分属于四个排十二个班,男女对半,各有两个排、六个班。详见《分批下乡的名单》。 

1970年夏增员的1969届和中专技校知青们,只认“13连”这个番号,因为他们对“10连”毫无印象。四十年后的2009年秋,当“永丰知青网”诞生时,为准确辨别17个知青连队,根据永丰曾多次大规模改变连队番号的实际情况,特制订以“初到农场时”番号为准的规定。我连不少知青对“10连”这个番号不认同。后经协商,我连冠以“二分场13连”,一分场13连则以“东山连队”认定。 

13连的人员组成相对复杂,先后到达的三批知青在年龄结构、居住区域、文化层次、社会阅历等各方面有较大的差异。第一批知青的组成更有特点:因为首次由居住所在地的街道负责上山下乡的安置,所以这批知青的届别差异很大,从66届高中到68届初中都有,年龄差异最大的有6岁,其中还夹杂少量的历届生,个别人甚至只有初小文化程度。

人员组成的特殊性,对连队的领导提出了较高的管理要求。而连里的知青干部循规蹈矩,认真完成上级交给的农活、学习、军训等各项任务,不会搞阶级斗争,这个相对松散的连队在当年显得十分平庸,在17个连队中最不起眼。

从1969年起,先后担任过连级干部的知青有吴建华、王凤琳、肖鸣、杨乾龙、沈德怀、左千雁等;先后担任过排级干部的是殷国华、陈隆、陈伯庆、顾小文、马金根、倪祖敏、肖鸣、张仁兰、俞妙香、王蕴芬、邱雪鸿、罗一君、陈美华、林佩云等。 

 

二、连队的拆并

从1969年7月起,连队经历了多次的拆分或合并。这个经历在全场17个连队中又是很特殊的,短短三四年间,整个连队就被拆得完全不成形: 

1.在1970年夏“小六九”到达前的半年多时间内,10连先后与同在二分场的7连(上海知青)和2连(哈尔滨知青)有过短暂的合并(也有人叫混编),男知青有互相穿插到对方班排的情况,但这些合并除了知青干部的人事任命稍有变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意义,很快就恢复各连的原状

    2.1972年春夏,农场为组建水利队,从13连抽调了一排(男排)和四排(女排),与一分场六连的一个男排合为一体,他们先在本场兴修水利,后调防去了“引嫩工地”,先后参加了引嫩第1期到第3期的水利工程,有的知青在引嫩立功受奖,有的在引嫩上学读书,他们都成了黑龙江省引嫩工程永丰大队的成员。不久,三排(女排)被抽调到窑地,参加农场的基建工作,这个排也归属于水利队编制。当水利队组建时,我们的老连长被安置到了场部小卖部,此时,留在二分场的13连仅剩男二排,二排再次归属二分场7连。不知不觉中,13连已经消失。  

3.1975年夏,根据黑龙江省农场管理局黑河地区分局关于开发建设新农场的决定,当时还在窑地的三排女知青和引嫩工程永丰大队的大多数男女知青,都毫无选择地被调防,同年6月6日,调到嫩江地区建边农场的原13连知青有73人(其中男26人,女47人),按下乡后连队的总人数计算,去建边的知青占知青总数的44%;如考虑参军、上学、返城等因素,按留在农村的人数计算(男知青40,女知青12),援建知青占13连知青总数的58%。详见《窑地水利队建边》和《拆分后留永丰名单》。他们在比永丰农场艰苦得多的环境中,为建设开发建边农场献出了自己的青春、泪水和智慧。第二次下乡的经历,使他们比任何人更坚强。

 

三、艰苦的磨练

  13连的知青们到达黑龙江后,与各地知青一样,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经受了一个个严峻的考验,每个人在不同程度上有脱胎换骨的历练,对这段难忘的经历有着深切的体会。连队拆分前,知青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下大田”:开春在带有冰碴的水田中播种,在根深蒂固的荒地上翻地;夏天在烈日的暴晒下除草,在一望无际的田垄上间苗;秋天在广袤的大地里收割;冬天在冰天雪地抡洋镐修水利,在隆隆的机器声中脱粒扬场(连里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进入了木工房、机耕队、食堂、菜园或是干其他零星的工种),他们注定比别人承受更多的艰辛。

   饮食的南北差异是对他们最初的考验。刚到农场时,有些女知青对着大叉子、窝窝头直掉眼泪,一年四季的白菜、土豆,以及难得的闻到的肉香,想过这道生活关不太容易。初到永丰遇到的洪涝灾害影响了当年的收成,农场粮食供应比较紧张,加上工作量大,腹中油水少,很多人经常吃不饱。知青们三三二二组成了同吃一锅饭的伙食小组,有好吃的共同分享,有困难时一起分担。伙食小组是13连非常奇特的现象,大家分组抱团、咬紧牙关都挺过来了。好在离县城不是很远,每月有32元的固定收入,难得一起上县城打打牙祭。伙食小组的成员间保持了几十年亲密无间的关系,这是艰苦磨练给我们带来的意外收获。

   短暂的夏秋过去后,一年中有半年以上的严寒十分难熬:大多数人不喜欢穿大棉袄大棉裤,也不习惯带棉帽子、棉手套,严酷的事实让大家逐渐习惯和适应。连队人多,热水供给往往不够用,很多人就用冷水洗衣服,有的因此烙下病根。以后逐渐懂得要改变南方人的思维和南方的生活习惯。第一冬,连里就有人忍不住严冬和思乡的考验,当然,绝大多数人还是安分守己坚守岗位。

   极左思潮对那些家庭出身“有问题”的知青更是雪上加霜。他们中的绝大多人积极要求进步,主动向组织靠拢,可是入团受阻、入党不批,参军不能、上学没门。他们默默承受着极左思潮对精神的打击,依然用行动证明自己是最棒的,二年一次的“五好战士、劳动模范”中有许多所谓出身不好知青的身影。

1970年代初期,由于边境局势日趋紧张,连里除傅为民、季雅存、史淑柄、杨云文等四人被抽调到永丰农场的武装基干连外,全体知青都加入了民兵的队伍。大家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参加了以连队为单位的操练、野营、打靶、紧急集合等各种训练,还经历过多次实弹射击。只要有需求,相信每一个老知青都会为祖国的利益而献身。

知青们在年复一年的生活中,在艰苦的劳作中锻炼了自己的躯体,锤炼了自己的意志。连里不乏有思想有头脑之人,他们利用休息时间,如海绵吸水般看书学习,并用言行潜移默化影响着自己身边的人,为日后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留在永丰的有不少人充实到了农场的学校、医院、财务等技术性岗位,支援建边的也有一些人走上了不同的领导岗位,不断考验着13连知青的智慧和才能。这个平凡的连队的知青承受了比他人更多的磨难,连队里有近40%的知青有十年或十年以上(留场)的知青经历,漫长的下乡经历让他们有更多的思想,更懂得改变和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 

 

 四、北大荒情缘

   现实的生活枯燥而且艰苦,知青们随着年岁的增长,在长期共同生活中日积月累并逐渐萌生爱意,成为他们人生道路上宝贵的精神财富。由于特殊的拆分经历,13连知青们在下乡10年间结下的黑土情缘不但人数多、而且范围广。根据确切的统计,连里与永丰知青结为夫妇的就有30对:其中与本连知青结婚的7对、与二分场7连知青联姻的4对、与其他连队的哈尔滨、天津、上海知青成家的有19对。再加上与黑龙江其他农场知青成家的3对、另有7个知青在永丰农场安营扎寨,缔结了真正的黑土情缘。详见《连队的知青情缘》。

   在支援建边农场的时候,永丰的领导们对已经确定恋爱关系的情侣们还是十分照顾的,好几个知青因此被留在了永丰,有知青因恋人去了建边特意申请一起到了建边(如张嘉平);也有到了建边因为恋人在永丰而重新调回永丰的(如顾莉萍)。

   一个168人的知青连队诞生了40对北大荒鸳鸯,涉及的知青人数达47人之多,超过连队知青总数的28%。他们的婚姻经过长期艰难困苦环境的考验,爱情基础更加厚实,情感更加笃厚,婚姻也相对牢靠,离婚率仅占7.5%,大大低于现实生活。男女知青在北大荒结缘之比为15:32。相对而言,女知青似乎更能顺应环境的变化。

   1979年大批知青返城后,连队依然有7名知青工作、生活在永丰农场,在农场呆得最久的达18年之久。长期的北国生活,使他们对北大荒的情感比其他人更加深切、更加难忘。 

 

 五、返城及归属

   七十年代初期,连队知青逐渐有人用不同的方法走上了回城之路。其中陈美华、程毛毛、陈康敏、冯宝妹、顾小文、季雅存、蒋春芳、李新祥、沈德怀、邵忠明、林佩云、凌仪萍、陆建英、王福星、徐振华、张富林、张仁兰、周莉娟等十八人是幸运儿,他们先后被推荐到全国各地上学:有的上了大学,有的读了中专。其中不少人成为时代的佼佼者。知青们大多数的推荐上学的名额是在水利队或建边农场得到的,不是永丰农场没有上学的机会,而是永丰上学的名额到不了13连。 

   用其他方式回城的知青是:参军4人、1977高考上学2人、自找出路33人、病退38人,享受特困返城政策5人、大返城54人,工伤在上海休养的1人,大返城后留在永丰的8人。这8人以后走上了曲线回城的道路,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经受了比别人更多的艰难。详见《知青的返城之路》。(还有2人没统计出来)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病退和大返城的数据不太准确。因为上山下乡10年中,后期的所谓“病退”已经属大返城之列,当时无论在建边还是在永丰,办理相应的手续很松。遗憾的是我没法区分他们病退的时间先后。享受特困政策的5人中,属政策放宽回城的有4人,这四人回城的时间也已处大返城的边缘。从数据可以看出,连队占比很高的知青是到了大返城才回上海的,还有不少知青即使到了大返城也没有回上海,因为他们的家早已安在了北国的永丰。 

   特殊的人生经历,艰难的生活磨难,连里有5个知青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们是:高晶梅(中专技校)、马培芬、汤新华、李惠珠(1969届)、王兴财等人。在此,我们表示扼腕的痛惜和深切的怀念。

   如今,13连的绝大多数老知青生活在上海。小部分知青由于人生轨迹的变化,改变了定居的城市。如今,在苏州、杭州、宁波、上虞、镇江、常熟、扬州、北京、广州、福建、成都、梧州、哈尔滨、齐齐哈尔、香港、日本、美国和澳洲等地,都有我连知青继续努力拼搏,依然笑对生活的身影。(详见《连队信息统计表》) 

 

六、后知青时代

   当连队的绝大多数人又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城市,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遇到了自己意料不到的难题:不管是就业难、上学难、住房难、看病难、成家难、成才难......有黑龙江务农的这段经历垫底,什么样的困难都难不倒我们!大家抱团取暖,终于度过了艰难的时光。

   在各自迥异的工作岗位上,老知青们顺应时代的发展:追求知识,追求进步,追求财富,追求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们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努力学习科学知识,不断提高自身素养。经推荐上学的知青中,邵忠明又幸运地得到了公派留学的机会,在德国的科隆大学不但成绩优异,还担任了留学生的学生会主席,把那一届学生会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学成回国后又做出了骄人的业绩。 

其他老知青们,通过高考、自学、夜大等途径,在业余时间啃硬骨头,愣是靠着各自不懈的努力,获得了大专以上的学历。他们是:程伦华、樊荣华、顾爱妹、胡孝重、马金根、马伟凌、倪祖敏、王宏辰、王蕴芬、王永强、肖鸣、许中建、殷国华、杨丽娟、杨乾龙、张鉴清、赵德明、庄惠康、庄蔓菁等20余人,自学成才的人数占连队知青总数的12%。而自学获得高中、中专以上学历的人数比例就更大了。如果再加上被推荐上学的18名知青,连队知青的知识层面有了很大的提高。  

面对人生新的挑战,很多知青面对自己并不熟悉的新岗位,从头学习认真工作。连里的先知先觉者们抓住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他们或经商、或实业、或研究、或教学,成为新形势下的佼佼者。例如:杨乾龙、张鉴清成为高校教授、张鉴清成为浙大博士生导师;邵忠明、顾小文等成为国企高管;李新祥成了知名的电子专家,享受国务院津贴;有的人成了高级教师;有的人成了民企老板、个体工商者,他们为推动改革开放,搞活中国的经济,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和精力。许多平凡的小人物不甘命运的摆布,他们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共和国的同龄人忍辱负重,他们为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奉献和极大牺牲,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有许多值得讴歌的人物和事情:遇到下岗难题时,“小六九”邵忠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连队的10来名知青解决了生计问题;就业困难时,连里自主创业的知青们互相提携,抱团解困;陈淑萍儿子回上海户口没处落实,谢汉靖慷慨为她打开方便之门;高晶梅过早去世,唐家萍等一直照顾关心老人,直到老人去世......

老知青们在政治上积极要求上进,占比超过10%的知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或民主党派,成为先锋队的一员。他们活跃在连队的方方面面,成为知青连队的中流砥柱

老知青们已先后加入了退休行列,很多人依然活跃在公益的舞台上,做世博志愿者、为社区居民义务讲课;很多人含饴弄孙,继续发挥着关爱后代的职责;很多人积极锻炼?

  

七、拆不散的连队

   13连是一支被拆得四分五裂的连队,13连又是一支拆而不散的连队。连队成立三年后就被拆散:留在北大荒的荒友分属于七连、窑地、水利队、建边,少量的人则去了永丰学校、小卖部、场部、医院、机耕队、木工房、菜园子等地方。虽然连队的编制没有了,可大家的心早就在1000多天中的接触中紧密相连,四十年过去了,大家一如既往对这个外松内紧的连队存有深深的眷恋。

  当老知青们在上海站稳了脚跟,落实好各自的生活,教育好自己的子女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开始组织大规模的知青聚会。第一次大聚会是原副连长杨乾龙提议的(他被华师大人才引进,刚调回上海)、由老连长吴建华等人组织、市委党校的蔡福娣提供场地,有人提供赞助,一次性拿出3000元,相当于一般知青数月甚至半年的工资。得知活动信息后,荒友们口口相传,一下子来了70多个人,活动经费大量超支,蔡大姐悄悄垫付了2000多元,3个好友知道后,悄悄分担了这笔额外支出。这个连队从来不缺默默奉献和勇于付出的人。

最早的大型活动中,大家就有意识收集并制作了连队知青通讯录。开一家小印刷厂的任一华一次次义务为大家印刷,从单张的到本本的,从大本本到小本本,从不收取分文。联络信息跟着市政建设的步伐在不断更新,通讯内容随着人数的增加而不断丰富,最新的通讯录成了很多知青随身携带的东西。

寻找连队失散的荒友,是连里一直进行着的工作,老连长是其中最执着的人,他去居委会、去派出所、去老房子、找老邻居......很多人就是这样被他找来的:林佩云想找“同吃一锅饭”的黄民华成了心病,老连长到派出所好不容易得到她在福建的信息;老连长找到汤文娟,上门探望后把她双目失明的消息通报了一下,春节期间我们急着从四面八方赶到中原去看望“汤毛头”;一些生活在齐齐哈尔、扬州、梧州等地的老知青,也都是老连长在与他们联系。其他荒友也很积极主动,肖鸣也常去居委会或老房子找人,去年有了殷维琴的信息,安排我们设宴欢迎她归队;金耀华去老房子找来了范国燕;高党国从老邻居的口中得到了杨云文的信息;何荣华主动归队,她挖空心思到“老城隍庙”荒友父亲门诊的地方去找。从她居住的吴淞到城隍庙,单程就要好几小时,找寻多次才完成了心愿;最不可思议的是谢汉靖,2009年为找寻华妙英,她在曾看到华妙英出入的小区门口守候了两天,终于把华妙英请到了40周年聚会的现场。

42年过去了,当年的花季少年,如今都成了花甲老人,难忘的岁月让我们彼此珍惜在黑土地结下的深厚感情,这个拆不散的连队十分活跃——1996年在上海市委党校的首次大范围聚会、1999年与二分场7连共同纪念下乡30周年、2004年下乡35周年在市委党校再聚首、2007年春在“大香港酒楼”纪念下乡38周年暨为老连长花甲祝寿、2009年下乡40周年在嘉定浏岛度假二日等,重大活动的频率越来越高,活动的间隔越来越小。除了大活动,荒友间以当年“小饭桌”(或叫“伙食团”)组合为主的小型多样、不同组合、不同内容的联谊活动终年不断,他们在一起叙友情、贺喜事、游山水、助困难、探疾病、唠家常......看来,这辈子除了死神,谁也不能把13连拆散。

 

八、浓郁的情结

当年不被大家看好的13连看似形松却不散,这个团队有足够的后劲,并不时演绎着浓郁的知青情结延伸的新故事。值得一提的有以下几件大事:

 

建立帮困基金:2007年7月16日是下乡38周年的纪念日,23名荒友自发在黄浦区“雅趣茶室”小聚,有人提议建立连队帮困基金,用集体的力量帮助连队中生活有困难,身体有疾病的荒友渡过难关。大家一拍即合,与会人员当即捐款,现场募得资金2700元,基金会宣告成立。当场推选了基金会的负责人,落实了分工管理的人员,制定了管理条例。以后又募集了一批资金。就是这笔原始资金,到现在还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温暖了连里老知青们的心。

 

好运13网站:还是在“雅趣茶室”,杨乾龙提出建立连队的网站,大家感觉是天方夜谭,网站是说建就能建的事情吗?然而,第二天,一个专属于13连的网站框架已经架构,“好运13”网站宣告正式诞生。隔天,好运网站多了一个叫“连队博客”的栏目,这个借助“网易”平台互动的博客运用至今,在13连荒友的交流联谊,在永丰知青网的诞生中起的作用不可磨灭。连队博客的参与性和互动性引发了部分荒友的重视,催生了“云卷云舒”、“菁英绿地”、“美人迟暮”等早期个人博客,后来又有很多人积极跟上,有的人则请子女帮忙。现代化的交流方式逼着年届花甲的老知青学习操作、不断提高,以跟上不断发展变化的形势。网站的运作需要资金,多年来杨乾龙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从来不给大家分担的机会。

 

参与重返活动:2009年7月16日起,我连无意中借用连队博客这个平台,参与了天津、哈尔滨知青策划的重返永丰、以及在永丰农场建立知青纪念碑的文化交流活动。有人主动捐赠资金援建知青纪念碑,成为重返活动的佳话。以13连为主的上海知青填补了上海知青缺失的遗憾,以肖鸣、庄蔓菁等人为首组建的上海火车团,成了重返活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他们制作红色队旗、购买统一帽子、学唱《青春永丰》之歌,排练自己创作的诗歌朗诵,设计重返后的旅游计划,结交津哈沪北各路朋友。13天的重返结束后,火车团回到上海掀起了重返汇报热,引发了永丰知青的开博热。有关重返汇报的博文成了大家争相阅读的佳作。

 

赞助永丰网站:重返结束回到上海,关于建立永丰农场网络交流平台的话题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天津知青胡光紧盯不放,庄蔓菁穿针引线,杨乾龙积极应战,他们为永丰知青网的诞生立下了汗马功劳。杨乾龙不但出钱而且出力,在他的积极筹划下,永丰知青网于2009年9月9日顺利诞生,庄蔓菁倾全力参与网站会客厅栏目的管理。如今,永丰知青网成了公认的永丰农场平台,会客厅成了受大家欢迎的网上交流场所。当会客厅和连队博客的管理发生冲突时,杨乾龙毫不犹豫发布指令:先客厅、后连队!

 

爱心接力传送:七十年代初期,连队知青许锡良不幸被飞落的石块砸中头部,大难不死的锡良落下了终身残疾。他的不幸遭遇始终牵动着连队知青的心。九十年代第一次大规模聚会,知青们就为锡良发起募捐活动,一次性募得善款四千多元,极大地温暖了锡良那颗久已干枯的心灵。这事新民晚报曾全文报道;八十年代初,当大家为生机奔波的时候,韩湘明早已悄悄伸出了援手:他经常定期或不定期地为锡良送去现金,一送就是十多年,而且始终不肯告诉别人;知青捐送的轮椅就有两辆:当韩湘明九十年代赠送的那辆轮椅用坏后,谢碧生又将新轮椅送了过去。   

逢年过节,连队的老领导们会组织大家上门探望锡良;锡良的重大生日,荒友为他祝寿;张仁兰定居哈尔滨,来沪探亲不忘看望锡良。最值得一书的是老连长吴建华,始终把锡良的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1997年为锡良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1998年为锡良办妥了农场户口迁回上海的大事;又为锡良要回了从1992年起拖欠多年的工资共计一万四千多元。 

2009年锡良老母在养老院去世,连队的知青们重新组织起来,每月分批有人去航头探望安慰锡良。我们充分发挥网络的优势,讴歌好人好事,颂扬人间真情,爱心接力进入了良性循环。永丰的知青们打破了分场界限、连队界限、地域界限、人员界限:这场接力如同滚雪球,雪球越滚越大,队伍越来越壮观。连队的爱心传送引发了新民晚报记者陈浩和上大教授郭力的高度关注,他们都进行了多次连续报道,连队爱心接力的大幅版面已被布置在新落成的上海知青博物馆。

 

为了让锡良能够享受到应有的待遇,2011年吴建华提出为锡良重新鉴定伤残等级,很多人为此付出了时间、精力、金钱,徐盛莱吴建华专程去黑龙江办理委托鉴定的手续,顾小文徐盛莱多次送锡良去医院做鉴定;还有许多志愿者时刻准备着,在必要的时候他们都会挺身而出。

 

13连荒友会所:在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安徽泾县桃花潭,连队荒友邵忠明借用“南泉别墅”开辟了13连的“荒友会所”,数批知青前往桃花潭游玩、参观、交流、联谊,都对这块幽静、秀美的土地产生了好感。他们在那里种植了友情树(如今友谊数已经长得很高了),还准备建个“连队纪念馆”,不断丰富纪念馆的展品内容,将荒友会所真正打造成13连乃至永丰知青心中的旅游休闲胜地。

 

志愿者群体:在13连简史中,不得不说说一大群活跃在连队的志愿者们,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拆不散”的连队就成了空中楼阁。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大批热心人呈现在大家面前,连队扩大了原有的组织机构:除了老连长和肖鸣是公认的老领导,又推荐徐盛莱担任工会主席,推荐林佩云担任妇女主任,他们负责将连队各项工作落到实处。连队的虚拟世界也不甘人后,杨乾龙志愿创建永丰知青网;庄蔓菁义务管理连队博客四年半,管理永丰会客厅也二年有余;魏家生成了会客厅的管理员;朱宁放正在尝试管理连队博客;2011年连队组建了看望许锡良的志愿者团队,按月排序是左千雁、吴建华、王凤琳、徐盛莱、陈美华、庄蔓菁、顾小文、邵忠明、吴娣英、卫平、林佩云、杨乾龙等人,还有许多热心人活跃在连队大小事务的方方面面,他们主动为组织活动、探望病人、参与学习、沟通信息、旅游联谊、扩大与永丰知青、北大荒知青的交流联谊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他们是新时代连队最可爱的人。

 

除了小六九的男同胞,13连的绝大多数知青都已享受退休。当花甲来临,我们依然以积极的姿态过好人生的每一天。志愿者们活跃在连队,拆不散的连队还将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继续陪伴我们的老知青,走完最后的人生。抓紧每一天,为知青史留一点真实的东西,正是许多人在践行的义务,十余人参与《第二次下乡》的撰稿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将继续发挥我们的余热,相信13连还有足够的后劲,因为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永丰十三连简史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