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一直想对你们说声谢谢  

2011-12-27 09:49:35|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阮凤丽

我是上海市1969届初中生,与上一届的1968届毕业生是一样的命运,都是“一片红”下放外地农村。我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是1969年3月下放到黑龙江永丰农场五分场的,母亲不放心我一人独自在外,就让我投靠永丰农场的哥哥姐姐。身为当时南市区中南中学的我,在1970年5月27日与上海虹口区长白中学一批六九届学生一起离开上海来到永丰农场二分场十三连。1972年我随所在的排编入了新成立的水利队,1973——1974年参加了两期引嫩工程建设,1975年6月又随水利队去了嫩江县建边农场,我被分在八连。

在建边农场的日子里,我有幸结交了几位好朋友,她们在我困难的时候给予我真诚热情的帮助,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上海知青钱心如和嫩江知青张敏。

当时分在建边八连的女知青中,我和小陆是原永丰水利队一起的,很自然地我们成了干活的搭档,生活上的伙伴,我们互相帮助,互相安慰,由此排遣着寂寞沉闷的时光。一年后,小陆被推荐上大学了,她幸运地离开了这块寒冷、偏僻的土地,回到家乡进入高等学府深造。而我,则要继续面对遥遥无期的农场生活,不知未来的日子该如何打发。远在一连的钱心如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常来陪我聊天解闷,她和我在永丰水利队时就是一个班的,到了建边她分在一连。她平时话不多,心地善良,待人真诚,和她在一起我感到心里踏实。休息的日子,不是她从一连来八连看我,就是我从八连去一连看她,两处相距八、九里地,我们见一次面得在路上独自步行两小时,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乐此不疲。

后来我调到连队食堂当炊事员。麦收时节,建边农场场部各科室人员都下到各连队支援麦收,其中场部劳资科的张敏分在我们八连,她来食堂买饭菜时,我俩就逐渐熟悉起来了。她是嫩江县城知青,和我同岁,我们觉得彼此很合得来。张敏曾对我说:“小阮,我在场部上班,认识的人比你要多一些,你若办事不方便时就找我!”

1978年,知青上山下乡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听说有一项“三调一”的政策要出台,就是对一家人中有三个下放知青的,可以照顾其中的一个返城,而我家在黑龙江农场就有三人,可以靠这项政策了。过了一些日子,从各处打听来的消息证实这“三调一”还真不是空穴来风,有关方面已开始调查、登记、核实,进入了实施阶段。我在永丰农场的哥哥和姐姐都提出把这三调一的照顾名额让给我。在经过了道道审批手续、在内心急切的期盼中,我于1978年的9月25日接到了一纸返城的调令。

拿到调令,我是又喜又愁,喜的是自己终于等来了结束农场生活的这一天,终于可以和慈祥的母亲厮守在一起了。愁的是建边的交通如此不便,我的行李如何打包托运到上海?

还好,连队上海知青华小兔和他女友杨静波向我伸出了援手,上海女知青、外号叫“黄毛”的也让她的丈夫(建边农场本地职工)前来帮忙。他们为我打了两只结实的木箱,还拿草袋、绳子将装满了东西的木箱包扎得牢牢的。接下来令我犯愁的是,这些笨重的行李怎么运送到嫩江火车站?八连到嫩江的交通十分不便,我上哪去找车啊,我所熟识的人中,似乎没有谁有能耐会搞到车。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了张敏,想到了她曾经说的那句话。我试着拨通了场部劳资科的电话,张敏接电话听了我的叙述后,忙说:“小阮你别急,我哥在场部车队,我让他想办法,你等我电话!”过了一阵,张敏电话来了,她告诉我车子已联系好,让我29日上午七点半左右等车。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给一连的钱心如打去了电话,她说她29日在一连道边等我们的车,她要送我上嫩江,帮我一起办理托运手续,还要送我上火车。

1978年9月29日是我离开建边农场,结束下放知青生涯的一天。这天早晨七点多,张敏哥哥联系的车子准时开到,在大家的帮助下,我的行李搬上了卡车,我也坐上了车,经过一连时,心如早在路边等着了。车到嫩江火车站,我们抓紧办理了行李托运手续。因为有了心如的帮助,在搬动行李、填单、过磅、交费等过程中就方便了不少。离开托运处,我们又直奔粮油管理办公处去办理返城前的最后一道手续——转移粮油关系。当我们气喘吁吁地赶到那里时,已是中午十一点多了,粮油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正忙着收拾桌上的东西要下班呢,有的办公桌上的人已抬腿走了,幸好为我们办事的那位工作人员手上正忙着什么还没来得及走。这天是星期五,再过两天就是国庆节,因为国庆节是星期天,所以明天(星期六)就放假了,依照那时的惯例,正式放假前一天的下午也就自由活动了,我们是赶在他们就要放假的那一刻把这桩大事办了,否则又要耽误上好多天。多亏心如送我,帮我一起办托运手续,减少了办事的时间,否则的话,我们不能在中午前到达粮油管理处,下午那儿可能就放假没人了,我们就得等过了国庆节才能办,交通不便回又回不去,说不定还得在嫩江住上几天呢。

下午,我踏上了嫩江去哈尔滨的列车,与心如依依惜别,那时还没有知青大返城的政策,心如送走了我这个好友,她的心情一定不会好受,我暗暗的希望心如也有机会早日返回上海。

我在1978年的10月2日回到上海,后来在与心如的通信中知道,当我到了上海的时候,心如还滞留在嫩江,因为正值国庆期间,客运车辆也放假,货车也搭不到,形单影只的心如只能在嫩江的农场招待所住下来,天天盼车等车,无聊地打发着时间,直到10月3日才回到建边一连。

三十多年前离开建边农场的这一幕时时浮现在脑际,钱心如和张敏对我的热情相助,至今仍使我感动不已。心如在1979年知青大返城时回到了上海,我们常有来往,友情一如既往。而张敏,自我离开建边后没再见过面,我非常想念她。还有华小兔、杨静波、黄毛夫妇,在我离开农场时都为我助上一臂之力。在此,我要对心如、张敏、华小兔、杨静波、黄毛夫妇说:三十多年来,我一直想对你们说一声谢谢,还祝愿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