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在那疙瘩过的第一个春节(三)访贫问苦和联欢晚会  

2011-02-25 09:47:01|  分类: 永丰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年2月6日是农历正月初一,即春节。

 上午起床前的那段时间,不少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但都没讲话,可能都在想念着家中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离开父母在黑龙江过春节。同宿舍有几名战友,上个月请假回上海去了,此时正在上海与她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团聚在一起,望着她们空着的铺位,我们好生羡慕。

 一月下旬,连队组织我们开会,很严肃地宣读了一个不知属于哪一级别的文件《关于立即制止知青返沪的九条措施》,吓得我们这些循规蹈矩的人,没再敢提回家探亲的要求。按当时的说法,我们身处反帝反修的前哨,应该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如果想离开这儿回家,那就是逃兵了。还有一部分人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本就没打算回家,下乡才半年多,家庭经济不宽裕,回家一趟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等一阵再说吧。就这样,安心的也好,不安心的也好,大家就这么凑在一起过年。

 新春佳节的第一顿饭照例是饺子。

 这回不像上次元旦那样,把面粉、饺馅发给大家,让大家在宿舍里乱哄哄地折腾,这次由食堂统一加工。不知食堂用的啥办法,加工出这么多的饺子,想必是请了不少老乡来帮忙的吧。我们只需每人花三角钱饭票,就可以买到一斤饺子,生的熟的自选。同屋的人还有的想起了上海的锅贴,就把生饺子用来做锅贴,油、面在热锅之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屋子里,馋得大家直咽口水。

 第一顿饭后,进行访贫问苦活动,这是连队事前定好的。以班为单位,访问一家贫下中农,请贫下中农老师忆苦思甜或对我们进行一番阶级斗争的教育。

 我班去的是金斗锡家。我们去时,金斗锡出去了,金大妈一人在家,屋子拾掇得很干净。金大妈满面笑容地招呼着我们,抓着我们的手,不停地嘘寒问暖。我们向金大妈拜了年,并请求大妈给我们讲讲忆苦思甜的事。也许大妈不愿在喜庆的日子提以前的辛酸事,只是一个劲地说,现在的日子可好了,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带来的,你们青年人要听毛主席共产党的话哟。我们听了,便一个劲地点头。一个班十二三个人,围着金大妈聊天拉家常,有几位机灵些的,发现水缸里的水不多,便悄悄地抓起一边的水桶挑子,出屋挑水。往水缸里倒水的声音惊动了大妈,她急得要去拦,可我们人多,把她围住了,还故意找些话茬和她聊,以此稳住大妈。那边两人一组轮换着去井上挑水,把水缸放得满满的,两水桶也放满了水。

 结束了访贫问苦活动,回到宿舍,其他班的战友也差不多同时回来,大家交流了一下情况,情节大致相同。另一个班战友说,她们去的那家,就挑了一趟水,水缸就满了。

 晚上,在我排宿舍召开连队联欢晚会,还邀请了四五位贫下中农和职工家属参加。

 可能是平日里,男女战友交往不多,大家还不习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施展才艺,再加上会议主持人不善于调节气氛,这场晚会搞得一点都不活跃。要各班上节目的时候,都有点拖拖拉拉,即使来个小组唱或集体朗诵,六七人的阵容,往往发出声音的也就两三个人。邀请来的贫下中农和职工家属,来时是兴致勃勃的,满以为能看到一些精彩的节目,此时也提不起劲头了,有的手笼在棉袄袖子里,搭拉着脑袋在打盹。

 记得女班有个小组唱,唱的是当时很流行的“草原英雄小姐妹”。节前在宿舍里排练时,效果挺好的,好到每个唱的人单独来个领唱或独唱都没问题。但到了正规场合,一个个就怯场了。那位领唱的第一句“天上闪烁的星星多呀”中气明显不足,没看到天上星星的闪烁,倒听出几分声音的闪烁。后边合唱的部分“星星多呀,不如我们公社的羊儿多”,虽是人多势众的合唱,也没给力,接下来的领唱“天边漂浮的云彩白呀”非但中气不足,还充满了颤音,及至唱到后面的“呀……呼嗨!呀……呼嗨!”时,又轻又颤还有类似于感冒的鼻音,活脱脱是一群小羊羔在咩咩哼着。

 印象较深的,是我排一名战士唱的一首“中阿友谊之歌”。这首歌当时也很流行,开头的那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经常挂在我们嘴上,她平时也常轻轻地哼着。这回,她勇气十足,高调亮相。但她一开口,听得我们先是一楞,她唱的是“海内笑嘻嘻,天下路连连……”她唱得认真,我们却在掩口窃笑,原来她一直以为歌词就是这样的,可能她也看到有人在暗笑,有点心慌,唱着唱着便越来越离谱,尤其是唱到“我们之间革命的战斗的友谊”时,已彻底乱了套,而且这一段还要重复唱上几遍,我们听到的是她不停地念叨“革命的、友谊的、我们的、之间的……”身子还跟着一顿一顿的,此时的我们早已控制不住了,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肚子都疼了。

 这场连队春节联欢晚会草草收场时,有位贫下中农代表已在打呼噜了。

 这就是我们在那疙瘩过的第一个春节。

在那疙瘩过的第一个春节 (三)访贫问苦和联欢晚会 - 月月 -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