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建边生活二三事  

2011-10-14 15:51:12|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mj913《建边生活二三事》

曹富明口述/zmj913整理

 

我是上海虹口区长白中学1969年的初中毕业生,在上山下乡的洪流中于1970年 5月来到了黑龙江省永丰农场二分场13连。原以为一辈子会呆在永丰,想不到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多变化:先是被抽调到永丰农场水利队,参与了引嫩工程的建设;1975年夏天,水利队几乎原班人马被调到了纬度更北,条件更苦的嫩江地区建边农场,与我们原13连的肖鸣、金耀华、吴国伟、钱心茹、陈梦渔、冯宝妹、金二标、张翠娣、裘幼微等人,一起分在建边农场一连,驻扎在那个俗称“137 ”公路边的破旧村落中。我在建边总共呆了四年,直到1979年知青大返城才回上海。至今依然记得几件刻苦铭心的大事儿。

 

那是1975年六月,从永丰、嫩江、嫩北、苏家店等农场抽调的知青大批到达建边,各连都增加了许多人马。马上就要收割了,一连原先晒粮的场院一下子显得太小了!于是连队领导决定在麦收前扩建场院。扩建场院需要的黄沙,就派人到霍龙门去拉。连里有几台东方红28,就是那种车身笨重有大翻斗的拖拉机,翻斗很深,一次可装 4-5吨黄沙呢!霍龙门离一连挺远,所以每天只能拉两车,上下午各拉一车。开拖拉机的是当地人,装卸黄沙的事儿大多由连队的女知青承担。或许是开车途中太无聊,或许是晚上没能休息好,在霍龙门装好黄沙后,女知青大多会在堆得满满的黄沙上面睡大觉,到了目的地精神养好了再一起卸沙。

 

谁知道运黄沙会出事呢?!谁知道躺在黄沙上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呢?!去建边一个多月,我们连运沙子的拖拉机就出事了——那天开车的是当地人,跟车的有四个人,其中两个天津知青(一个叫韩自秀,另一个名字忘了),一个上海知青(裘幼微)和一个当地人。装满黄沙回连队的路上,拖拉机开到 137和霍龙门的中途,在狭窄的 137公路上,为避让迎面驶来的车辆,我们的拖拉机翻车了,翻到了一个十几米深的沟里,那个该死的斗严严实实地罩在了跟车人的身上。最后上海知青裘YW和那个忘了姓名的天津知青被救了,因为她们没有睡着!翻车后她们在沙下不停地动弹,指挥抢救的人抱定宗旨“救活人要紧”,根据黄沙的动静先救沙下的活人,她的动作无疑给抢救的人发出了明显的信号。而韩自秀和那个当地人因为睡得太死,压在沙下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等我们奉命赶到的时候木已成舟,因抢救不及时她俩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天我和金二标、金耀华等人都赶到了现场。我们到的时候,裘YW等人已经被救出,我们奉命原地值班,守候在侧翻的车辆边。直到傍晚时分才有人来换班。朝夕相处的姐妹,说没就没了,我们赶到难以接受。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生命怎么会这么脆弱?原先活泼快乐的知青们开始沉默寡言,大家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很多。事情已经发生,必须接受这个严酷的事实。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处理呢?大家都不知所措,后来七手八脚把韩自秀等人的尸体运回连队。又叫人去打电报通知家人。

 

天津的家属还到,连队里的措施还是要积极准备的。按当地“入土为安”的习俗,应该就地埋葬,于是当晚就决定要做两幅棺材。那时我已经被调到了连队的木工房,做棺材的事记得清清楚楚:用的是现成的松木板:棺材的底板最薄了,也有五六公分厚;两边的旁板约有十来公分;盖板则做成前边高、后边矮的那种斜势,做得像模像样,跟平时电影里看到的一个样。

 

事出突然,又因交通不便,家人迟迟没能赶到。正值1975年盛夏,北大荒的夏天,白天的气温很高,为了给尸体消毒,连里就地取材用了酒坊里的白酒;后来又千方百计找冰块,用冰块给尸体降温,可这些措施的效果都不佳,尸体已经开始有异味。家属过了好几天才到了建边(到底是四五天还是一周,我已经记不清),看到他们的爱女惨遭不幸,亲人们哭得死去活来,我们也跟着陪了不少眼泪。家人坚持要带韩自秀回去,最后只好采取就地火化的方法。

 

我们在山上堆了很多木头,韩自秀被装殓到我们参与制作的那个大棺材里。追悼会过后,六个壮劳力才把大棺材抬到那高高的木堆上,木头上还浇上了柴油,那天烧了好久好久。我清晰地记得,火刚刚点上的时候,听到声音很响的“砰”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也搞不清究竟是什么声音?或许是韩自秀在与我们做最后的诀别。这一堆熊熊燃烧的大火,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之中!

 

原13连的裘YW大难不死,但经历此事受的惊吓实在不小,从医院出来不久就回上海休养去了。再以后就搞病退回上海了。翻车事件对我们一连、对整个建边农场的影响都很大,大家都心有余悸,跟车的工作再也不让女知青去了。后来连队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了大轮换,从苏家店来的上海知青李建成担任我连的指导员,天津知青胡兰调来担任副连长,哈尔滨知青于亚夫则担任了一分场的主任。

 

建边生活二三事 - zmj913 - 记得我还在建边农场救过一次火。建边的“护林防火”员最厉害,所有的人都要听他的指挥,进出山门也很严格,必须出示进山证。记不清什么时候发生了一场火灾,连里除了食堂工作人员,所有的男劳力都要去。那次总共去了二三天,我是跟苏家店的林大元等知青一起走的。白天看不清火光,只能到晚上根据火光再去扑火。不管走得动走不动,一定要紧跟大部队。

 

出门的时候我们带了一点干粮,由于外出全靠双脚行走,干粮和其他东西背在身上觉得越来越重。到后来实在走不动,能扔的东西都扔了,酱菜舍不得扔,留着吃点咸的才有力气。我们渴了就喝沟里的水,水中游动的小虫也能清楚地看到,但只好闭着眼睛喝下去;起先还有干粮,后来没吃的,饿了只好用衣服跟老乡换吃的;困了席地而卧,两人脱下棉袄,一件垫在下面,一件盖在身上,不时被冻醒。

 

救火行动提前结束,得感谢那一场雨。大雨从天而降,山火不救自灭。可我们这下惨啦!没有雨伞,也没有地方可以躲避。山林离开连队那么远,走啊走,感觉总也走不到,当睡意上来时,我们还是一件垫、一件盖躺会儿,醒来一看,垫的、盖的全都储满了水,那件浸满水的棉大衣还得穿在身上,不穿回去今后穿什么?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件棉大衣的分量,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穿过的最重的衣服。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