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情系建边九连  

2011-10-16 20:21:09|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mj913《情系建边九连》

文/章丽美

听说建边农场的回城知青准备出书了!想到蔓菁为我与老公写的那篇短文、我俩的结婚证、连长兼支书开的那份简陋证明将一同出现在这本书中......我和老公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思绪一下子打开了。往事历历在目,我和老公从相识相恋、到朝夕相处、患难与共,至今已经共同生活33年,这一切的一切,皆缘于永丰农场抽调部分知青到建边这件事儿。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调往建边前的那几天,永丰窑地的木工师傅们个个忙得汗流浃背,他们像陪嫁自己的亲身儿女一样,赶着为我们打箱子。想到即将与一起生活了五年的战友分别,不善语言的我,心中不免十分伤感。1975年 6 月 6日,我们依依不舍离开了永丰,离开了还留在那里的知青和父老乡亲。大卡车载着我们开呀开,到了建边还开了好久,最后把我送到了交通最闭塞、生活条件最艰苦的九连。那儿人迹稀少,十分荒凉。我们这支由嫩北农场、永丰一连、十三连以及部分齐齐哈尔知青组成的九连全体战士,到达后就开始在山凹低洼处,亲手为自己搭帐篷、盖食堂......

 

在艰苦的岁月中,在田间作业中,我与机耕队的上海知青小魏相识了。他是永丰农场一分场的知青,离我工作过的永丰二分场和窑地都有一大段距离,如果不是调往建边,或许我们八辈子也够不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双方互相产生了好感,可谁都捅不开这层窗户纸。那时,与我在永丰就是一个排的小顾还在建边,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她有意无意往机耕队跑,还时常找借口或以我的名义向小魏请求帮助,给我们的交往提供机会。无意中成了我和小魏的月佬。

 

日久生情,我和小魏相恋了,艰苦、平淡的生活在我们的眼中变得美好起来。后来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一个冬天的傍晚,男友一个人去水渠边敲冰(我们当时用的水,都是这样用冰烧化以后用的),天寒地冻用力太猛,他不慎滑了一跤,这一跤摔得真不巧,后脑勺正好撞击在一个冻得“邦邦硬”的草墩子上,人顿时处于昏迷状态,后来又全身抽搐,呕吐不止。当我惊闻此事,见到心爱的男友发病时的惨状,一下子吓呆了。因为交通与医疗条件的限制,男友的脑震荡只得到连队赤脚医生的治疗。几个月后,情况虽有好转,却留下了后遗症,他时常会犯病,见到犯病时不断抽搐的样子我真的好怕。

 

男友生病期间,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场大磨难,我们的爱情也经历了严峻的考验,我真想撒手不管,却又难以割舍。期间我们得到了九连不少战友的关心和帮助,记忆最深的一件是富拉尔基知青王洁萍以及他们的全家,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始终难以忘怀他们一家的热情、真诚和慷慨——她们主动提出并把小魏接到了富拉尔基的家中,足足调养了二个多月。王洁萍妈妈亲自陪他去所在单位(齐齐哈尔第二人民医院)看病,配了五味子糖浆等一些在他生病时就应该吃而没能吃到的药,家里的细粮也都让给小魏一个人吃,待他比自己家里的亲人还要亲。

 

三十年前的结婚证 - zmj913 - 在洁萍父母的悉心照料下,男友的病情大有好转。第二年探亲回沪期间,我们在上海办了酒席成了家。那时候老百姓的法制意识还不强,结婚以家人和亲属的认可为标志。返回建边农场后,我们请求组织办理相关法律手续,九连的连长兼支书用半张报告纸为我们开了证明(见右图),我们再去离建边最近的嫩江县星火人民公社补开结婚证。现在才发现,当年开的这张申请错误百出:通篇都是连长的笔迹、证明的日期整整提前了十年、当事人和领导在一起提申请......

 

呵呵,申请好歹拿到了。即使到最近的一个人民公社,离九连也有好几百里地,我们有一群知青一起乘着卡车去星火农场开结婚证呢!各连队的都有。这是我和小魏来到九连的三年中,第一次远离九连,并第一次看到了建边场部;在返回九连的途中,我也是第一次与昔日的十三连战友重逢!

 

九连领导为我们新婚的知青分了小砖房,条件比集体宿舍好多啦!小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我怀孕快八个月了,我们夫妇俩爱的结晶,我们未来的儿子就是在建边农场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孕育的。当时不知道已经是大返城的前夕,看见很多人在搞病退,我们夫妇也参与其中。1978年的金秋十月,我们离开了建边九连,从真正意义上讲,我从此告别了黑龙江,离开了第二次下乡的建边农场。当我在上海医院生下儿子后,我们一家三口的户口就报进了上海。在建边孕育的儿子真是我们家的福音。我和老公在黑龙江渡过了近十个年头,才重新成为一个上海人。

 

光阴如梭,一转眼回上海三十多年了。我们好不容易在上海立业,抚育儿子长大成人,经历千辛万苦有了自己的小屋。如今儿子成家立业,小孙女聪明可爱。忙碌之余,我经常会想起远在北国的好友王洁萍和她淳朴可爱的家人,我至今完好地保存着王洁萍三姐妹的照片,不时会拿出来看看。因种种原因,我们间一直未能联系到。这始终是我的一块心病,一个未了的心愿。

 

这次,蔓菁知道后又为我寻找王洁萍之事忙开了。我想,二十一世纪网络普及,信息传递很快,有那么多热心人的帮助,我的心愿一定能够实现,我期待着在不久后的某一天,我定能和王洁萍重逢。感谢大家为我出了很多好主意,我会努力用行动来实现自己的夙愿。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