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建边农场(三)一字之差  

2011-10-17 22:36:19|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年6月,我与一部分知青朋友从永丰农场被调往建边农场,在建边农场工作、学习、生活了五个年头。1978年,农场中开始有知青陆续办理返城手续,对于我这样一个入党无望、升学无门、提干无路、海外关系复杂的知青来说,也盼望着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回到阔别多年的上海。但是我不能,我得细细地观察,耐心地等待,看准了时机再说。在这个关键时刻千万不能节外生枝,出差错。这个时候,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不能轻举妄动。得象打乒乓球一样,该搓的时候得搓,该磨的时候得磨,看准了机会,一板下去才行。

 

等到年底,哈尔滨的知青走得差不多了,齐齐哈尔的知青拖家带口的也走得没剩几个了,上海的知青绝大部分都回上海复查身体了,我也学着他们的模式,先到嫩江医院开出诊断,返回农场再请假回上海。

 

1979年1月2日,我满怀着返城的希望从上海出发回农场,等待着上海街道办事处的通知办理返城手续,梦想着可以在上海过一个美美的春节(我下乡后一直没有在上海过过春节)。

 

一月的建边农场,天气格外寒冷,大烟泡似得大雪下个不停,但是挡不住知青们返城的决心。到了建边农场一连,看到男寝室有几个来办理返城手续的知青,女寝室没有人,门和窗户多用板条子订住了,人无法入内。我找到了s连长(管生产的当地干部),他考虑了片刻,让我住到他家去。说是一个女同志住那么大的寝室不安全,再者取暖烧火不值当(不合算的意思)。

 

s连长当时的想法是办返城手续用不了几天时间的,我的想法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半个月过去了,上海的通知没有来。一个月过去了,还没见到通知。看到别的知青来了办完手续就走了,比我晚来许多天的知青都办好手续在打行李了,我的通知怎么还不到呢?难道上海家中又出什么事了吗?(文革期间我家曾遭遇冲击),我有些着急了。我与s连长打了招呼后,立即赶往嫩江打长途电话与家里联系。

 

与二哥通了电话后,二哥叫我等他的回音。第三天,二哥来电话了,原因是:街道办事处负责此项工作的dqf同志把我的地址写错了。把建边农场写成建设农场了,叫我继续回建边农场等着,上海街道办事处一定要收到建设农场打回来的函,才能重新发通知给我。原因找到了,我只能无奈地等待了。

 

建设农场位于北安市通北镇,地处小兴安岭南麓,是北安农管分局辖区最南端的中型农场,南与海伦农场接壤,西与北安市海星镇接壤,北与赵光农场接壤,东与通北林业局群利林场接壤,属黑河地区和绥化地区连接处,而我们建边农场位于嫩江县境内,从地图上看距离不远,实际距离远着呢。那份上海街道办事处发的函,它的邮路是上海——建设农场——上海,而我所要的函的走向是上海——建边农场,这样一来一去,再加上春节农场休息,农村的过节风俗大家都知道,不过元宵节不上班。我在s连长家一住就是三个月,这一字之差耽误多少时间啊!

 

1979年3月19日,我回到了上海,当我提着大包小袋的拐进我们家的那条弄堂的时候,我远远看见母亲手里拿着一只酱油瓶,我使劲喊了起来,一边喊一边流泪,母亲紧走了几步,眼中含着泪水,一边为我抹眼泪一边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帮着我把行李拎回了家。转身母亲就到街道办事处去告诉工作人员,我女儿回来了,工作人员传达了领导的通知,让我休息一周。

 

3月26日,我正式上班,一直工作到退休。一字之差的教训也伴随着我到退休,它时刻提醒着我,不要因为我的一字之差影响、耽误、浪费别人的前途和宝贵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