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建边农场(六)有趣事  

2011-10-31 20:19:29|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青芳草《建边农场(六)有趣事》

刚到建边农场时,由于物质缺乏,知青们生活十分艰苦,但也有许多有趣的事,给我增长了不少见识。

 

农村都是根据人口来分土地的,农场也不例外。我们到达建边农场时,很容易能看出来,领导对当时大批知青的到来估计不足。住的地方不够,可以用搭帐篷来零时凑合一下,吃的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当时都是按人口定粮的,我们的突然到来,给当时的领导压力不小。领导一方面要筹划好种下去的粮食要保质保量地收回来,足额够数完成上交国库的粮食,还要动脑筋、想办法多开垦荒地,留下全连老小的活命口粮啊!记得到建边农场的第二年,正是“早上三点半,晚上看不见”的农村大忙季节。一天,分管生产的s连长安排好了各部门的工作后,我们四人——从花园农场来的d指导员、s连长、机耕队的l队长和我,到各个地块看庄稼的长势,同时,实地勘察可开垦的荒地到底有多少?边走边看,二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河不宽,水也不太深,清澈的河水仿佛能看到河底似的,我们走累了,渴了,用河水洗了洗脸,顿时感到浑身凉爽了许多,再用双手捧起了河水,喝了几口,感觉凉凉的、甜甜的,味道很不错。我们坐在河边,三位领导休息抽烟唠嗑,我在一边听他们说话。s连长似乎看到了什么,眯着双眼,紧盯着河对岸看,其他二位领导也没有异样,继续在说话,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看到s连长的表情只感到奇怪。s连长慢慢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河对岸的一块水泡子地问我们发现了什么没有?我看着三位领导摇摇头,另二位领导互相看了一下也没吱声。s连长说,他发现活物了。他看到了野猪在水泡子里打滚的痕迹了,经过野猪打滚的地方,水泡子里长的草都卧倒了,都是一圈一圈的,大约有农场职工家中的锅盖那么大。我们跟着s连长深一脚浅一脚地淌过了一段塌头墩子,离卧倒的草还有一段距离,s连长看后很自信地说,卧倒的草还算新鲜。这时,我感到很害怕,生怕野猪这时出来咬我们,但又不敢说出口。s连长用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我们跟着s连长慢慢地退出了水泡子地。在一个塌头墩子旁,s连长弯下腰检起一块黑色的象土一样的东西闻了闻扔了,啥也没说,后来,他告诉我是野猪拉的屎。

 

那个时候的建边农场一连,对我们知青来讲是很惨的,食堂里除了黑面馒头、黄豆韭菜汤,其他基本上看不到有什么食物。不像我们在永丰农场时,男生可以到水泡子里摸个野鸭蛋、抓只野鸭啥的,女生可以到附近屯子里买些个鸡啊、蛋啊,再不行搭辆车上德都打牙祭去。在建边可不行啊,离建边最近的屯子霍龙门也要六、七十里路,到县城嫩江就更不用说了,五、六小时的路不说,能否搭上车还难说呢?荤腥要到过年过节才能闻到。职工要比知青们强,各家各户都养着鸡、鸭、鹅,还有酸菜、咸菜和大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么长的工作时间,还没有一定数量的食物补充进人体里,你说惨不惨!

 

二天后,我们从地里收工回来,还没走出垅沟,就看见走在前面的知青跑起来了,走在后面的女生也跟着紧走慢跑起来,走到公路边,才看见s连长他们五、六个人从水泡子方向走来。走在前面的是s连长,背着一杆枪,(我也分不清是猎枪还是步枪),后面两人用白桦树杆气喘吁吁地抬着一只野猪,两旁各有一人跟着,(还有一人是谁我记不清了),野猪被四脚朝天地绑着,已死。职工们议论纷纷,老职工sgy说,起码得有三百多斤重。再看看s连长他们,一个个十分疲惫的样子,脸上、身上全是泥。我看到野猪的嘴比家养的猪要长一些,黑黑的毛,象刺猬一样硬,野猪的毛上也都是泥。我想,说不定他们是经过了一场激烈战斗,才取得了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野猪被抬到了食堂,食堂马上烧水杀猪。s连长吩咐人找来了齐齐哈尔知青,我们连的保管员yzf说,农忙时季,大家都很辛苦,机耕队、职工每户都分一点,剩下的给食堂。就这样,我在建边农场吃到了野猪肉,野猪肉的味道不像家养猪肉那么细腻,土腥味很浓,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能闻到猪肉的香味,能吃到一点带油腥的菜,那真是一顿上档次的美味佳肴啊! 

 

我非常佩服s连长,他懂各种农作物的播种、生长、收获。他懂各种农机具的维修、保养、使用。他还了解各种野生动物的习性。记得刚到建边农场的那一年,刚下过头一场雪,那天是休息,s连长带着我和小z去打猎。(一个从花园农场来的小青年,比我们小几岁,他爸爸是花园农场的干部)小z帮s连长背着枪,我们仨走进了离137最近的一块很大的苞米地,苞米地虽然被雪覆盖着,但能清晰地看出一垅一垅地的痕迹,白雪还没有完全把大地覆盖住,毕竟是第一场雪,还没有站住脚。s连长说,这时候是打野鸡的好时候,因为野鸡要出来觅食。我们一边走一边说话,小z在说自己为什么要到建边来?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比较叛逆,就是不听他爸爸的话,要做出点成绩来证明自己。不过,小z的确是非常努力的,他会瓦工活,会搭土炕,会排烟道,会木工活,会开拖拉机,农活也干得不错,比我们知青强多了。正说着话呢,s连长接过了小z背着的枪,瞄准、射击,朝天一枪,远远地掉下来一只野鸡,我朝着那方向跑过去,找了一圈,检起了还略带体温的野鸡,高高举起,那兴奋的劲儿别提了。我央求着s连长让我试试,s连长叫我小心,注意安全,给我做了一个瞄准的样子,我模仿着s连长的样子,对准前面的一棵大树,扣动了扳机,只听到“卡嚓”一声小小的声音,把s连长和小z乐得哈哈大笑,原来枪膛里没有子弹,我放的是空枪啊!s连长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有智慧,很幽默的人。以后,又有二次这样的机会,s连长教会了我打枪。

 

我们仨在雪地里转了一圈,提着战利品回s连长的家,我帮着s婶烧水、烫野鸡毛,在给野鸡破膛开肚时,我看到了野鸡的肉有三层不同的颜色:第一层皮肤是深褐色的,第二层是深咖啡色的,第三层最里面的是雪白的,这时候,我就认识了真正的野鸡是应该有这三层颜色组合而成的。s婶炖了满满一大盆蘑菇炖野鸡,炖的时候,香飘四溢,s婶还炒了几盆其他的菜,招呼了连队几个领导一起吃饭。他们大声说话,大口喝酒,你喝我干,说说笑笑,饭后喝茶,没多大功夫几条汉子就躺在s连长家睡着了。我想,这就是东北人的生活吧!长期的野外劳动和简单的生产方式,形成了东北人乐观、开朗、豁达的性格,所以也养成了他们对待朋友质朴、豪爽的风格。细算起来也有三十多年了,至今,我没有尝到过那么鲜美的野味。

 

又下雪了,又过了一些日子,小z放套子逮着野兔了,让我到s连长家去吃野兔肉。我想起了母亲的嘱咐,女孩子不能吃兔子肉,如果吃了,以后结婚生孩子,孩子会是兔唇的,所以,我没敢吃。

 

建边农场虽苦,她锻炼了我的意志,建边农场虽累,她让我学会了在艰苦的环境中该如何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