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平整水田  

2013-03-08 13:23:41|  分类: 永丰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青芳草《平整水田》

这几天,因天气暖和了,小菜场里的蔬菜品种多了不少。尤其是荸荠,有干的,也有湿的;有去皮的,也有不去皮的;可以生吃,也可以煮熟了吃;可以当菜炒肉吃;也可以当水果吃,价钱也不贵。我买了二斤,洗干净了,与先生一起削皮,准备做肉圆。俩人边削边聊,回忆起了许多往事。

 

1970年春天,我们在二分场,经二分场主任老h动员后,我们参加了下乡以后的第一个春耕的各项准备工作。在农村,春耕是一年的开始,是头等大事,是重中之重。谁也不敢怠慢,只能服从分配。我们女知青被全部安排到水田中平整土地。

 

东北的五月,天还不暖和,人们都还穿着棉衣棉裤呢!我们迎着初升的太阳,有的知青扛着木排——平整水田用的工具;有的知青扛着耙子;有的知青拿着铁锨来到了水田边。

 

连队统计给各班分了地块,大家沿着田埂一路走去。一字排开后,大家还是站在田埂上,没看见谁下到水田中。原来是女知青们看到水稻田里被水浸泡过的黑幽幽泥土旁边有小虫小鱼外还结着薄薄的冰呢!知青们看到带我们干活的老职工一个个下到水田里去了,也就跟着下水田了,但那个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穿着雨鞋下水田,不要说干活了,就是走也无法走,深一脚浅一脚地拔也拔不出来,雨鞋被泥土裹住了,雨鞋中也灌进了泥水了。第二天,不能穿雨鞋了,雨鞋未干,只能穿跑鞋了。穿跑鞋更遭罪,跑鞋走一步掉一次,穿好了,一挪步又掉了。后来,女知青们干脆也像老职工一样,光着双脚下水田,在水田里一站就是一天。

 

女知青们在水田里,有的用木排推土,有的用耙子耙泥,有的用铁锨找平,都是弓着腰在使劲,始终没法直起腰来干;累了,也不能蹲下,一蹲下,屁股就坐在水里了。手要不停地动,站着就感到冷;光着双脚踩在冰冷的水田里,一步一步向前移。在那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浑身感觉总是凉凉的,很不舒服。有几位女知青,刚好来例假,在宿舍休息二天,还没完全好,又要下水田了,例假来了就不走了;有几位女知青到日子了,例假干脆不来了...... 

 

在我们平整水田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荸荠,但很小很小,只有大拇指指甲那样大;我也发现了茨菇——南方的一种菜名,也像荸荠一样,是一种多年生的草本植物,生长在沼泽或栽培在水里,皮是黄颜色,肉是白色的;我还发现了芦根,一种可以熬汤治喉咙疼的中药材。因为二分场大院里的劳改犯食用了这些东西后中毒死亡,所以,我们也不敢碰它们。

 

女知青们在平整水田时也遇上过尴尬的事:冷冷的天站在水里老想小便。开始的时候,她们光着双脚,远离男女知青的视线,走一段路后去解决。这样做很麻烦的,还要穿鞋,不穿鞋走在田埂和草丛中,脚底板咯得生疼。后来,女知青们要方便了,也不走远了,就地解决。大家围了一个圆,轮流方便,既解决了内急,又不麻烦了。

 

还有一段经历,现在大家聚会时常常提起:在平整水田时,站在水里的时间长了,脚上的皮肤被泡涨了,连脚指都是白白的。到中午食堂送饭时,大家到田埂上去吃饭,两条腿被春风一吹,皮肤都开裂了,那真是钻心得痛啊!这种皮肤裂开得痛,要延续很长时间,水稻播种完了,我们腿上的皮肤还没长好呢。

 

说到荸荠,我还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在我还没上学前,有一天,在家与姐姐妹妹一起“过家家玩”,一不留神,把一只铁皮做的小勺吃到肚子里去了。姐姐马上告诉了母亲,母亲到弄堂外的水果摊上买了一包荸荠回来,洗净后放在锅里煮熟了,让我吃了一小碗,晚饭也不让我吃。第二天,果然从大便中,母亲找到了那个小小的铁皮小勺。

 

在那段平整水田的日子里,我们早出晚归,午饭是送到田头的。伙食很简单:主食是苞米面蒸的发糕;副食是土豆或白菜汤加咸菜。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就算是我送给姐妹们的小礼物吧——我们曾经这样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