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已经忘却的记忆  

2013-04-03 18:21:41|  分类: 缅怀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菁英绿地《为了忘却的记忆》
听永丰原连队的干部说起,我们连队的季惠亚去世了。那是去年八、九月间的事情,据说她是走失的,丢失了半个月后,家人才接到派出所的通知。当时,人已经火化,通过辨认衣服等才确认了她的身份。季惠亚刚满六十周岁,她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我为季惠亚感到难过,老天对她不公,让她此生经历太多的苦难:我不知道2007年前的四十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清晰记得2007年48日那一天,我连60多名荒友为老连长庆祝六十大寿,当我们从大香港酒楼”欢聚后走出门,在酒楼外不到三十米的大楼墙根下,见到季惠亚夫妇正守着鞋箱为过路的行人擦皮鞋。我有点为难,到底认还是不认?谁知季的老公一眼认出了我,正确地叫出了我的姓名——青春的记忆真是永世难忘啊。感慨之余,我们一行十余人凑了些份子,给他们聊补生活。

回家后,总感到心神不定,总想为她做些什么。我曾骑着自行车去了好几次,有时送去饭菜,有时带去衣物,顺便了解两人近况。多次后我才知道:当年两人在农场结婚,大返城很久后才跟着丈夫去了哈尔滨,那里房子拥挤,工作艰难。后来思乡心切,丈夫随她来到了上海。他们在上海居无定所,起先借房,后来就去“已动迁但尚未拆”的地方安身,那里有水无电,我不知她们如何打发每一天的漫漫长夜?在上海尝试过很多苦力活,后来就以擦皮鞋谋生,再捡拾塑料瓶贴补开销。2007年的季惠亚早已过了退休年龄,因无钱支付企业代付的四金,尚未办理退休手续。儿子的户口落到上海,经人介绍在邮局做投递,月薪千余,带了从哈尔滨娶来的媳妇(媳妇不工作),每月化 200多元借住老城厢的某个角落。儿子的微薄收入也难以维持日常生活。


他们是我在黑龙江同甘共苦的战友,他们过的日子无法想象:白天聊以果腹,夜晚一片漆黑。生病无钱治疗,政府关爱的阳光难以照到。为了这事,我与原连队干部找季惠亚夫妇谈了好几次。我们一致认为,首当其冲该办好季惠亚的退休手续。这样,生活才有保障、户口才能迁回上海、才能享受上海的各种补助和优惠政策,才有申请廉租房的可能,并彻底解决目前的窘困。我们给出的建议是:能否在季的弟弟们那里筹借三千,作为回哈尔滨的路费和开销,然后由连队的好运基金来支付办退休手续必须缴纳的四金。等领到退休金后分期逐步归还欠下的债务。


至今记得她不停地抽烟,至今记得她从不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他老公也始终含糊其词。要补办手续,他俩从身份证、结婚证、独生子女证、到户口簿,一概都没有。当肖鸣打听好外地户口在上海补办的地点时,我们感到很高兴,因为办公地点不远,步行半小时绰绰有余。原以为他们会像我们一样而高兴,原以为他们会抓紧时间先把身份证补好,可他俩始终毫无动静。八月上旬,面对汗流浃背找他们的我,她老公说,请转告某某,不要再为我们的事操心了。想到他们随时有可能被逐出屋檐下,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们拒绝的举动。

后来,连队干部通过与他弟弟的交流,借助他弟弟正遇老房拆迁的机会,借助他弟弟的鼎力相助,季惠亚终于办好了退休手续,终于分到了房子。这下,生活可以安定了吧?季惠亚可以安享晚年了吧?谁知,她走了,走得如此凄惨,如此让人揪心。

但愿你在天堂,饭能吃饱,衣能穿暖,住能宽敞,钱能够花,凡人间无缘消受的东西,能在天堂得到补偿。战友啊,请安息。


欢迎阅读相关的博文:2007年8月9如撰写的《曾经的战友》;2007年8月13日发布的《沉重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