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有趣的拦河坝  

2013-07-30 23:01:27|  分类: 永丰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青芳草《有趣的拦河坝》

2009年 8月的一天早晨,考斯特面包车行驶在去拦河坝的路上,那蜿蜒的公路随着丘陵似的地形一直伸向远方。面包车顺着公路一路向前,时上时下,一点点靠近目的地。这是我离开永丰40年后来到拦河坝(2006年 8月回农场因路不好走没去成)我凝视着前方,寻找着记忆中的痕迹,沉淀已久的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1972年春末夏初,场部从我们连队抽出一个男排和一个女排,又从一分场 6连抽出的一个男排,组建了永丰农场水利队。主要任务是加固维修三分场后面的防洪大堤、农场范围内主要水渠的修复和清除淤泥、拦河坝的维修和保养......目的是保护永丰农场的万亩良田和父老乡亲们的生命和生活。


那时候农场热衷于搞“大会战”、“大突击”、“大奋战”等形式来完成工作目标。水利队成立后的第一个工程就是加固维修三分场后面的防洪大堤。水利队的全体人员来到了防洪大堤上(人是走着去的,行李和劳动工具等重物是用马车拉去的)防洪大堤远离场部和各分场。所以,我们一到大堤上,行李先撂一边,从马车上卸下木料,各排在老职工的带领下,动手搭起了帐篷。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我们的生活与帐篷结下了不解之缘(除了到窑地进行短暂的休整以外)


我们吃住在防洪大堤上,工程进度进行得很顺利,用了不长时间,完成了预定目标,首战告捷,向下一个目标——拦河坝转移。


拦河坝是个美丽的地方,有山(不太高)有水,有树有花,它更象是一座水库。当时在我们水利队有这样一句顺口溜:山不在高有花则美,水不在深有酒就行。几个月的野外生活,把我们敲打得皮实了不少。在我的记忆中,它有一座很高的闸门。闸门上是不让我们知青进去的,是专门有两户人家管着的。一户人家姓王,老夫妻俩,没有生育过子女,80岁左右了,脸色红润,身体都很硬朗。还有一户人家我记不得姓啥了,是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他们有子女在别的分场工作,平时的开闸、关闸,拦河坝上的事情就有他们负责处理。


我们到了拦河坝,还是老规矩。男同胞们卸车的、扛木料的、抡大锤打木桩的、树帐篷架的......女同胞们则拿着铁锨在平整帐篷内外的地面,大家干得不亦乐乎。忽听一声哨响,到饭点了。炊事员拿着盛着馒头的土篮子,到各排去发,一人两个,吃不饱可以再去拿(临时措施)馒头是食堂事先准备好的,因炉子没有搭好,没有汤,只能喝拦河坝的水了。忽然,一女生惊喜得叫起来,我们围拢过去看到:在高低不平的石头缝里,有五六个象鸽蛋大小的蛋重叠着,乳白色,椭圆形,略微有些长,看上去蛋很干净也很新鲜。这个女生刚想用手去拿,只听王生连长一声大吼:不能动啊!随后找来了老王头,老王头看后说是蛇蛋,别去动它。后来听老王头,越是有毒的蛇生出来的蛋越小,蛋壳有些软。老人家还说,有些雌蛇常常守在自己生的蛋附近,保护孩子,所以一般不要接触蛇蛋,听了老人家的话我们都觉着有些害怕。大家逐渐散开吃饭去了,等我们吃完了饭休息好了再去看时,蛇蛋被蛇转移走了。以后,我们与老王头熟了,常去他家玩,他告诉我们:拦河坝不但有蛇,有雀鸟,有黄鼠狼、刺猬之类的小动物,还有鱼、黄花菜和榛子,在山坡上还有各种中草药呢,让我们真增加了不少见识。


俗话说:有山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鱼。我们还真是吃到了刚从拦河坝水里捞起的新鲜鱼,那滋味与现在的鱼没得比了,那才是地地道道的野生鱼。


一天,我们在拦河坝的下游,也就是通往一分场方向的堤坝边干活。有的知青在挖土、有的知青在装袋、有的用肩挑、有的用手拎着装着泥土的土篮子。总觉着堤坝边的水位在退。我们刚到工地时,还看见坝里的水很多的。不一会儿看见沙滩了。原来是拦河坝在放水。沙滩上都是粗粗的沙子。我们听到前面有男生高声喊什么,抬头一看,鱼儿在浅水里跳跃,好几个男生弯腰在浅水里用双手捞鱼。我们看到后,放下手中的工具也参加到捞鱼的行列中去了。男生在浅水中连捞带摸,女生在浅滩上检还没来得极与水一起退下去的鱼,一条条都是活蹦乱跳的鱼啊。大家也不管是什么鱼了,脱下外套当兜子装鱼。几十个知青在水里和滩上扑腾了半个多小时,收获可真不小。大鱼小鱼都装进“兜”里了,仔细看后才知道大部分是鲫鱼,最大的鲫鱼用我们下乡时用的大号铝制品长方型饭盒装一条都装不下。大家都没有心思干活了,心里都在默默地打算是熬鱼汤呢还是吃红烧鲫鱼?在那个年代,知青们要想吃到一条大鱼也可以说是一种奢望了。那天,我们尝到了拦河坝大鱼的鲜味了。我在这次特殊的行动中也检了三条大小不一的鲫鱼。


如果说这次吃鱼是个人行为的话,那还有一次吃鱼就是组织行为了。为知青们改善伙食,炸鱼。


春末夏初,拦河坝里的水清澈见底。听老职工说,由于水温比较凉,水里的鱼儿没有大热天时那么欢畅,大多挤在河床浅滩柳根密集的地方,那里水温较高,又能找到吃食。几个哈尔滨知青在水利队一号首长的带领下来到拦河坝,选好了他们认为鱼儿比较集中的地方,把早已准备好的“炸瓶”导火线点燃,顺着河水溜向河底。轰隆!一声巨响,一股十多米高的水柱飞向天空,像电影里大海战中炸弹落入海里的效果一样。随着河水连同河底的淤泥向上翻滚,被震晕了的鱼儿浮上水面,白花花的一片。那天晚上,食堂为我们做了油炸小鱼(与面粉和在一起的,上海人叫面拖小鱼)那个味道又脆又香。遗憾的是没有见到一条大鱼。


拦河坝的 8月正是花开季节,我们住的帐篷周围绿草丛中野花盛开,野蝴蝶及小蜜蜂在花草间穿梭飞舞,山坡上开满了黄色的花,妇女们带着小孩一边玩一边摘,后来我们知道了那是可以吃的黄花菜。收工了,我们三个一组、五个一伙上山采榛子和黄花菜,给我们单调的生活带来了欢乐。


现在无论南方还是北方,对猪蹄的吃法都有讲究,从医学角度的宣传可以听到这样的说法:猪蹄所含的胶原蛋白十分丰富,能起到防止衰老,养颜美容的效果。但以前在农场,当地的老百姓似乎对它不感兴趣(不知现在情况如何?)我们知青可没想那么多,已经有几个月没有闻到肉香了。


那天一早到食堂打饭,看到两只大号铁皮洗菜盆里泡着许多猪爪,有前蹄也有后蹄,猪爪上猪毛不少,而且还那么脏兮兮的,给人一种不新鲜的感觉。经几个与炊事班人员关系不错的知青打听才知道,是领导通过关系从德都副食品商店买来的。


收工回来,脚刚跨进帐篷,就闻到从食堂帐篷中飘过来的阵阵肉香。其实食堂烧猪爪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在大锅中放满水,把猪爪放进锅里,再放些盐就这么炖几个小时,但闻着就是那么香。或许是我们饿了?或许是许久没有吃肉的原因......按计划分配,我们每人一个猪爪,不管前蹄还是后蹄。回到宿舍,大家坐在木板铺上一边啃馒头一边啃猪爪,个个吃得津津有味。我们还舍不得一次吃完,留了一半放在16寸的钢精锅里,晚饭时继续吃。那个猪蹄骨头大,一半在锅里,一半在锅外,锅盖斜盖着。


收工后我们擦洗完了,到食堂打来了饭,拿起猪蹄刚想往嘴里送,我看到猪蹄的皮上有密密麻麻的针头大小的白点。问其他知青,他们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端着饭盆去问老职工,他们告诉我们是苍蝇下的籽。哦,我们恍然大悟。满帐篷飞舞的大头苍蝇是罪魁祸首。如果这事发生在现在,那猪蹄肯定是仍掉了。那个时代,那能舍得仍呢?我们几个知青围坐在一起,用簿簿的削头发的刀片(就是男生刮胡子的刀片)把白点慢慢削去,把猪爪放在开水里洗干净,再重新烧着吃。


在拦河坝干活时,我最开心的是可以游泳。收工后,夕阳的余辉铺洒在水面上,风儿吹动河水形成小小波浪,轻轻地拍打着坝上的石板,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我慢慢游进水里,啊!舒服,简直心旷神怡!在岸上那种黏糊湖、汗淋淋的感觉顿时消失殆尽,碧绿的水,蔚蓝的天。浩荡江水中,我不时变换着咏姿——仰泳、蛙泳、自由泳、踩水,我尽情地划着水。坝两边的树木为我歌唱,小鸟在为我引路,蓝天白云在为我鼓掌,我尽情地享受着玩水的快乐!


朋友,你说,我们在拦河坝有趣吗?

有趣的拦河坝 - 青青芳草 - 青青芳草

2009年重返农场时在拦河坝拍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