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在建边十连的日子  

2015-03-18 19:18:11|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月月《在建边十连的日子》

唐家萍


刚到建边十连就让我们一次一次的发怵。先是住——一间蚊蝇肆虐、臭气熏人的牛棚;接着面临用水的艰难,一口井深不可测,我和小高试过,我两面对面扶着手柄摇啊摇,绳索缠绕木轮须五十几圈,才把一桶水打上来,吓人吧!听说食堂用水是老牛拉车去很远的地方弄的,由原嫩江农场知青赶车,可见这口井取水之困难。当时我们的情绪波动很厉害,下乡五、六年了,换了个农场 ,一下子倒退几十年一样。愁归愁,忧归忧,生活要继续 ,我们只能无奈地学着排遣苦闷和烦恼,慢慢适应这儿的生活。

 

十连基本有三部分人组成:由嫩江农场来的男女知青,他们中有上海知青和哈尔滨小朋友,哈尔滨知青年龄都比我们小,尊称我们姐啊哥啊的,很可爱的,我们称他们为小朋友;还有一小部分当地的青年;再就是我们永丰来的知青了。

 

住帐篷的那段日子我们几乎不同其他农场来的人接触,不一起住,干活也分开的,最多食堂买饭遇见时礼貌地点点头、微笑一下。我们永丰的就是沈逢珍和当地老乡有接触,她每天到山上的家属区帮助管孩子,也就是家属出工了,把学龄前大小不等的子女送到一家属家,由她负责管理,其他的人都下田。


记得刚干的活就是铲地。清晨出工,不像在永丰,出工时要排着队,在这儿,大伙儿三三两两、前前后后的,跟着两位带队的就行,约半小时才到田头。哇!那地之大,真是无边无际!全部是麦田,它一垅一垅随着山坳起伏。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完成一垅,还筋疲力尽,几天下来,浑身疼痛。想起来了,在永丰基建队虽说工作量也很大,但多是用肩挑、抬之类的,着力部位不同。

 

那一日食堂买饭时,哈尔滨小妹妹给我支招:唐姐呀,那黑土肥着呢,草不锄麦子一样长,悠着点,走走过场也够累啦。我懂了,原来是有捷径的,以后就不那么累了,当然我们这些个都懂啦。


最可憎的是田埂两头放着的一缸水,水是食堂送饭顺便带来的,不用多久水面就会出现黑鸦鸦一片死了的瞎虻。瞎虻是东北说法,它有苍蝇的两倍大,瞎子一样乱飞乱撞 ,又特好往水里飞,然后淹死在水里。而骄阳下的我们,口干舌燥,哪顾这些啊,用茶杯把浮在水面的瞎虻扫过一舀,就仰起头一饮而尽了。真是: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革命传统教育起了作用了。

 

在十连每天伙食老三篇:一天三餐是馒头,卷心菜、大白菜加土豆。我编了顺口溜:农忙劳作脱层油,少量肉类来补救;家乡带的好货有,阿姐(沈逢珍)厨艺堪一流,翻着花头加点油,生活还算有盼头。(小高、老沈、湘霞和我是一起吃饭的,我们称:一锅饭的。)建边有钱没处花,不像永丰场部有小卖部,供应各种罐头、冻梨冻柿子、戆饼干、糖块等什么的。再不然去趟德都县城,解解馋一点没问题。这些都成了大家空闲无聊时的话题。因为有了第二次的下乡,才有了比较,比较过后便是感叹命运的坎坷。

 

建边基本没有娱乐活动的,我在那儿的几年,好像就看到几次放映队下来放几部老掉牙的电影,还是露天的,仅此而已。

 

在我们看来建边不成规模,不像农场,我们像是被流放的。相比而言,永丰成熟规范,包括业余生活也丰富多彩。大的有一年一次运动会,俱乐部经常有汇演、有电影看;小的么连里排与排或班与班之间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和比赛,忙里有闲,闲时有乐;休假日还可小姐妹一起大路口扬手招卡车、马车,看好就上,十二里路一会就到德都县城,逛逛商店,看看电影,有兴趣照相馆里留个影;最开心的莫过于听王蕴芬讲故事。在永丰十三连我们四排的,都听过她讲故事。她讲福尔摩斯探案系列、讲恐怖的白康乃馨、讲月亮宝石的故事.......。平时她就是很风趣幽默的,讲起故事来更是绘声绘色。我们在建边十连的帐篷里,无聊时经常会你一言我一句回味王蕴芬讲故事那神态,气场十足的。想想吧,每当夜色降临,寝室里关了灯漆黑中大家都围坐在炕上,王蕴芬开讲了,那惊悚悬疑的故事扣人心弦,寝室里鸦雀无声,有时她会放点噱头,紧张恐惧时我们一帮人挤在一起,谁都怕坐在最外面。真是比看电影还过瘾!

 

现如今休息天无聊透了,只有自娱自乐一把,吹口琴解闷。不管会不会吹口琴基本人手一支,在永丰就是。有一次我记忆忧新,那天下大雨,不能出工,帐篷内闷湿难当,实在郁闷无聊,一个人吹着口琴,其他的人陆续跟着吹,一会儿成口琴合奏了。小高、王国芸、南萍吹得都是不错的,重音口琴吹得悠扬动情。我虽然滥竽充数,但很卖力,一会儿两边嘴角就磨破了,干脆歇着,静静的听。听着听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不知谁大声哭了,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她一哭可不得了 ,惹得大家都哭了,猛哭,大声的哭,痛痛快快的哭,从未有过如此潇洒地哭一场,把多日压抑着的怨气、惆怅全都释放出来......,好似雨后天晴,感觉轻松了许多。

 

在十连后来的日子感觉顺了许多,搬进杆加泥房后,与其他农场来的知青接触渐渐多了,关系慢慢融洽了。后来我又去了食堂当炊事员。以前觉得嫩江知青不好惹,接触后感觉很好相处的,他们大部分都是一对对恋人 。我们借“女朋友”(即有了恋人的女知青)的光,老牛拉来的水也有我们的份了,最开心的是有时会开个后门吃到美味病号餐。嫩江男知青胆大,敢想敢做。记得有一次他们从外面引进来一条狗,用猎枪打死,然后烧熟,我也拜他们所赐得到一份,第一次吃狗肉,好香呀,狼吞虎咽全倒进肚里了,这下可好,不知我消化系统不好还是其他原因,总之是上吐下泻,折腾一天 ,大伤元气,从此我记住啦,再也不吃狗肉!

 

我的宿舍遭遇了一场火灾 ,火灾后,我得到了很多的帮助,哈尔滨小妹妹帮我从哈尔滨寄了好些生活用品,刘贵明、王东英,还有天津知青李佩珠,我们都成了好姐妹,真想念她们;坐的小凳子很需要,每天都会使用,男同胞曹文炎会木工,给我们做的小凳子上面没有一个钉子,很美观耐用......

 

岁月经不起太长的等待!七七年探亲后回到建边,十连已很萧条,我们这些知青走的走了;嫁的嫁了;确认恋人关系的也多了;像我那样没处对象的人就显得形单影只,落落寡合。(当时我们一锅饭的四个人,一个嫁了,两个在上海。)火灾发生后,好姐妹吴娣英就一直在关心着我,那时就要我去她们六连,说我在十连太孤单了,她们人多互相可照应。此时,我求助她了。没多久她果然帮我办去六连,还帮我安排在食堂里。去六连有十几里山路崎岖不平,记得是刘玉民赶马车送我去的。我要记住他们------在最困难时给予帮助的人。

 

注:此篇为不能住之姐妹篇。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