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特殊的小学  

2015-03-28 10:12:36|  分类: 建边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云卷云舒《特殊的小学》

一条还算平坦的沙石路,经过连队的驻地向远方延伸着,我不知道这条路最终去向何方,只知道每天的太阳从场部方向几个光亮的小山包升起,又把落日的余辉无私奉献给沙石路延伸方向的那一片苍莽的山林,当得知永丰农场来的知青中有很多人包括我的好友,分在那片丛林中的几个连队时,我都会在有晚霞的时候,向那片丛林中眺望,把心中最美好的祝福寄往那里,把心中的思念倾注给六年多曾经朝夕相处的姐妹们。但更多的是把迷茫的目光向场部那几个昏暗的小山包望去,那里有条能连接到回家的路,虽然它很遥远……

沿着路一栋低矮、潮湿、阴暗小草房是我们的栖身之地,也许是暂时性能挡风遮雨的住所,所以盖的十分简陋,按照北方的惯例,门窗朝南,我们宿舍应该是座落在沙石路的北侧,路的对面是一处食堂,一口水井很深,每天井口上辘辘吱吱的响着,把一桶桶生命之水吊了出来,连队虽然已开垦出了许多土地,但更多的是一望无际的荒原,我们三连的驻地如同一叶孤舟,置身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中。

走进食堂的厨房,看到四周的墙壁黑黑的,厨房用具胡乱的摆放着,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破落的感觉。

不过小小的餐厅几只粗糙的桌子和长条板凳都整齐的摆放着,但我们却很少在餐厅里吃饭,大都把饭菜打回寝室里吃,等到早上开完饭后,餐厅就成了孩子们学习的地方,十几个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围坐在饭桌看着课本,这时我看到年龄较大的孩子就会想,怎么这么大了才上学,后来我才知道,这里是分了好几个班级,但是老师只有一个,大家都在一起学功课,我真不明白这怎么学呀,老师又怎么教。

教这些孩子的老师是从苏家店农场来到了这里的天津知青,姓张,比我们早来了一段时间,知道了餐厅是孩子们学习的地方后。我有几次都十分留意着那里的动向,奇怪的是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聚在一起打闹声很少,学校中那特有带着稚嫩童音的朗朗读书声也很少听到,我真有点佩服这个不起眼的天津知青,莫非她长了三头六臂,把这些孩子归拢的这么乖。

有一天我终于挤出时间去那小小餐厅一探究竟,透过窗户,我看到这些孩子分座在几个桌子前,张老师在一个桌前耐心用着她那特有的天津味的普通话和几个孩子们讲解着,另外几个桌上的孩子们则静静的看着书,写着作业,张老师讲了一会后,这些孩子们拿着课本轻声的和老师一起朗诵了一遍课文后,在作业本上默默写着老师留下的作业,张老师又挨个的看一遍,看到不对的地方叮咛了几句,轻轻的摸摸孩子头,换了一个课本向另一桌孩子走去,这一圈教下来用了一个多小时,她那清秀的面容上至始自终挂着和谒的微笑。听不到一句大声训斥着孩子们的声音,她用着娓娓动听的声音,把自己学到的知识无私的回馈着社会,为孩子们开启着一扇扇未知世界的大门,现在这些孩子们都已经是中年人了,都已有了家庭和工作,我想他们至今也不会忘这位漂亮、温柔的启蒙老师和小山村中那个独特的教室。

看到这些孩子,更让我想到了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为了建设北大荒,他们拖家带口的来到建边农场这片荒蛮的土地。

他们来到这里时,一定要比我们困难的多,他们用勤劳的双手,打出了水井,为我们盖起了挡风遮雨的住处,无怨无悔的把辛勤的汗水撒向这无边的原野......

我为自己曾抱怨过住宿生活条件差而感到内疚,更为自己在困难面前萌生退意而脸红。望着眼前这一片无垠的原野,坚信在我们这一代拓荒者都的辛勤耕耘中,在不久的将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满目的良田。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