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不能忘却的记忆——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2015-08-28 10:08:23|  分类: 战友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抗日战争的爆发,我应该是个地地道道的重庆娃儿,而不会是上海人。此事说来话长,且听我慢慢叙来。

我的老家在安徽省桐城县长江边上一个很穷很落后的小山村里,那里曾是血吸虫病流行肆虐的地区。我爷爷是在学堂里教私塾的,生有我父亲兄弟姐妹七个,父亲排行老三,我的两个伯父和四叔五叔都死在了血吸虫病上,除了四叔留有一子外,两个伯父和五叔都未成家即病故,姑妈比我父亲大两岁,十几岁时就远嫁他乡了。

父亲年轻时长得人高马大的,身高有一米九几,所以也不愿意下水田干活,更不愿意步几个兄弟的后尘,累死在田间地头和血吸虫病上。十几岁时,拿着家里仅有的两块大洋,跟着村里几个人跑出去学做生意了。那时候父亲做的是瓷器生意,从江西景德镇采购瓷器,从水路运到上海或者重庆,以及东南亚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卖给那里的经销商。再从上海或者重庆或海外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运回江西或者安徽贩卖。几年后,父亲积攒了一些钱,回老家娶了我母亲,但父亲依然不愿意下田间劳作。就这样又过了几年,等我祖父母和几个兄弟相继去世后,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父亲带着我母亲和两个女儿,还有最小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小叔(小叔后来去了香港,在那里落地生根,娶妻生女,最后客死香港),再一次离开家乡外出谋生。因为父亲多年在外打拼,在重庆认识很多朋友和熟人,所以就带着一家人去了重庆,在重庆最繁华的地段磁器口买了个小四合院,靠街面开了个杂货铺,后院和厢房则用来住人。到重庆后又相继生了我的几个哥哥和姐姐,这样的小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抗日战争爆发前夕。

因生意上的原因,父亲要经常在上海重庆以及东南亚之间来回的奔波,那时候除了坐船没有其它的交通工具。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为了防止军用物资被偷运到苏北抗日根据地,日本人逐渐加强了对长江的封锁,对长江中航行的中国船只不是检查就是直接炮轰击沉。1942年,当父亲再一次去上海,就回不来了,因为再也没有那一条民用船只敢走长江水道。一直等到抗战结束,日本人投降后,父亲才重新回到了重庆。

父亲回到磁器口时,那里已经是满目疮痍,一片荒凉。我们家的小四合院和杂货铺已经不复存在,消失在一片废墟上了。父亲站在废墟那,向周围的人家打听着我母亲和子女们的下落。终于有人告诉我父亲,几年前母亲已经带着子女们搬到嘉陵江北岸的乡下去住了。原来,从1938年~1944年六年多时间里,日本对重庆连续不断的轰炸着。每当防空警报一响,母亲就带着孩子们往防空洞跑。母亲是旧时代的女人,还裹着小脚,父亲不在家,母亲一个人带着那么多孩子,每天总是提心吊胆的害怕飞机来扔炸弹。当母亲知道长江被日本人的军舰炮艇给封锁了以后,父亲一时回不了重庆,心里更是没了底。每当警报声响起,只能一个人带着孩子慌慌张张地往防空洞里跑。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于是有那好心的邻居,劝我母亲搬到江北乡下去住,因为日本人不会把炸弹扔到少有人烟的乡下去。我家虽然在乡下没有什么亲戚,但父亲有几个生意上的朋友是当地人,他们在乡下都是有产业的,于是我母亲听从劝告,收拾了一点衣物,带着我的几个哥哥姐姐们搬到乡下朋友家去住了。就在母亲带着家小搬到乡下去不久,日本人的飞机又来重庆狂轰滥炸,其中一颗炸弹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我家那小四合院里,一片红光一声巨响过后,小四合院连同那杂货铺就这样消失在日本人的炸弹之下了。

当父亲和母亲及子女见面后,不禁百感交集,想想几年前离开重庆时,一家人在城里生活的好好的,有自己的住房自己的店铺。这次回来,除了老婆孩子没事,别的啥也没有了。父亲不是那种甘于寄人篱下的人,在上海的那几年里,因回不了重庆,就在朋友店里帮忙做事,也积攒了一些钱财。所以回重庆到了乡下后,谢过街坊邻居,又回到了重庆,那时候的重庆是一片混乱,很难立足了,而国民政府也迁回了南京,父亲的几个朋友已经在上海滩立足,所以父亲决定把家小也全部迁往上海。我们全家是1947年到上海的,在原来的南市区买了块地皮,盖了房,就在那里定居下来,一直到69年下乡前我们一直住在那个地方。

2002年暑假,三峡水库蓄水前,我和我的爱人,还有她们学校的几个老师一起去四川九寨沟等地旅游,返回时特意在重庆逗留了一个星期。因我大姐夫是重庆人,尽管已经病故,但他的几个兄弟都还健在,听说我们的到来都很高兴,陪着我们在重庆玩了好几天,这也是我第一次去重庆。我们特地去了现在已经很繁华的磁器口,还去了嘉陵江北的乡下,根据大姐留给我们的地址和嘱托,我们很快找到了1942~45年时母亲带着家小避难的乡下。那个地方名叫“寸滩”,紧靠在嘉陵江边,还有一条被叫做“黑石滋”的老街,原来的老屋前有一颗大榕树,我们去的时候老屋老街老树都还在,但周围已经准备开发了,四周到处堆放的是建筑材料和建筑垃圾。当我回上海时,把老屋前那棵大榕树的照片,刻着“黑石滋”三个字的大石头,以及老街的店面、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江边洗衣的村妇、山姑的照片交给我大姐看时,大姐激动的噙着泪花,嘴里不停的用四川话唠叨着:“这就是我们原来住过的地方,大榕树还在,老街还在,还是原来的模样,什么都没有改变,就是原来住在那里的人呢?怎么都不认识了?……”

谨以此文献给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