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2017-02-07 20:40:03|  分类: 海外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在阿根廷乌斯怀亚港,已清楚地看见即将带我们到南极去,我们将要居住十天的家——“乌斯怀亚”号。蓝白两色的船身在港口那些准备出发的船只中,并不显得很高大。流线型的船头,白色高高的通讯桅杆,甲板旁置放的红色救生艇。出发前几天,才知道带我们赴南极的,不是想象中的邮轮,而是这条探险船/破冰船。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启航了,暂时还不知名的海鸟们排着队来送行。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让我们好好了解一下我们这个临时的家吧。

它是由美国制造的科考船,经改造翻新,成为现在可以承载84位旅客的加强极地船。船长度:84.73米,宽度:15.54米,吨位:2963吨,航速:14节,乘客人数:84人,船员及工作人员:38人。驾驶室,一般情况是可以在围栏外参观,但不能大声喧哗,这可是“重地”哦。紧急情况下,就免参观了吧。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餐厅,中国游客和西方游客会自动分桌进餐。中国游客不习惯使用刀叉,但船上不准备筷子,所以咱们大爷大妈们只好凑合着用吧。餐食的味道,我个人觉得还可以,中西方游客都可以接受。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休息厅供游客休息,交流,和观看录像。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一个多功能厅,可以听讲课,看视频,举行有关会议,讨论。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上船后,行李已经被船员送到房间门口。我们2人标房,有空调,自带卫生间,衣柜,床头柜,抽屉都时刻保持在锁住的状态。24小时热水供应。所有的餐食均为西餐,下午4点有下午茶,供应茶,咖啡和点心。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船上工作人员的主要负责人与游客见面,有负责船舱后勤部,膳食服务,气候信息服务,及船医。船长先生。一张历经风浪的脸,应该是颇有经验的老船长。上船后的欢迎酒会他没参加,最后回来后的颁发“穿越德雷克海峡”证书的仪式他出席了,接受了无数的致谢,拥抱和亲吻!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最主要的是探险船的领队和讲师。他们负责每次登岛前的事先勘探,安排及协调(这是主要部门,同时他们也负责为游客安排各种有关南极的讲座和讨论会)。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探险队员在我们每次登岛前的事先勘探,接送登岛的冲锋舟,有时他们需站在其腰深的刺骨的海水里工作。很不容易。向他们致敬!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戴粉色风雪帽的是随船医生。我因为戴雪镜稍晚了一会会,眼睛痛,打电话给她,她立刻就送来眼药水。挺好。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船舱的墙壁上张贴着的他们的头像及从业经历。从教育背景和以往的从业经历可以看出,他们有的是动物学家,有的是植物学家,有的是地质学家,有的从事南极探险,旅游已经很多年了。相信有他们专业的指引和服务,我们的南极之行一定会圆满而归。

趁还没开船,普及一点南极的知识。

南极,被人们称为第七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被发现、唯一没有人员定居的大陆,只有少量的科学考察人员轮流在为数不多的考察站临时居住和工作。南极位于地球的最南端,是位于南纬66°34′以南的白色大陆,终年冰雪覆盖,平均风力8级左右,最低气温达零下80摄氏度,夏季的平均气温也只是在4摄氏度左右;是地球上迄今唯一未被开发的处女地。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南极大陆是指南极洲除周围岛屿以外的陆地,是世界上发现最晚的大陆,它孤独地位于地球的最南端。南极大陆95%以上的面积为厚度极高的冰雪所覆盖,素有“白色大陆”之称。南极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是世界上仅有的被海洋包围的两块大陆,其四周有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形成一个围绕地球的巨大水圈,呈完全封闭状态(参看南极洋),是一块远离其他大陆、与文明世界完全隔绝的大陆。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船上发给游客的有关游览南极的有关要求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南极大陆的总面积为1390万平方千米,相当于中国和印巴次大陆面积的总和,居世界各洲第五位,是最难接近的大陆。与南极大陆最接近的大陆是南美洲,它们之间是970千米宽的德雷克海峡。

勇闯魔鬼咽喉:德雷克海峡
傍晚,“乌斯怀亚”号鸣笛,启程,目的地——南极大陆。开船后船医给每人 2粒防晕船的药,让大家晚饭饭后吃,然后尽早睡觉,因为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开始穿越德雷克海峡,要两天时间才能到达南极大陆。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德雷克海峡是以一个英国海盗的名字而命名的。16世纪初,西班牙占领了南美大陆,为了切断其他西方国家与亚洲和美洲的贸易,他们封锁了航路,严禁一切他国船只的来往,使太平洋变为西班牙的私海。德雷克海峡是以一个英国海盗的名字而命名的。16世纪初,西班牙占领了南美大陆,为了切断其他西方国家与亚洲和美洲的贸易,他们封锁了航路,严禁一切他国船只的来往,使太平洋变为西班牙的私海。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这时,英国人德雷克的贩奴船在西班牙受到攻击,德雷克侥幸逃脱后,为了报复就成了专门抢劫西班牙商船的海盗。1577年,德雷克在躲避西班牙军舰追捕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一海峡。这一发现,为英国找到了一条不需要经过麦哲伦海峡进入太平洋的新航道。从此,该海峡就以其发现者---英国的弗朗西斯?德雷克命名。这个可怕的海峡——这倒跟这位海盗有点相配。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它是位于南美洲和南极洲之间的一条长330公里,宽900公里的海峡,平均水深3.6公里,是世界上最深,最宽的海峡。海峡最大深度达5248米,据说把两座华山叠着放进去,连山头都不会露出海面。

它在南纬45~60°之间,处于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交汇之处,自然也是来自南极的干冷空气与南美洲相对温湿的气流相互交汇的地带。因此,海峡上空西风盛行,风暴已然成为这个海峡的主旋律。

这里似乎聚集了海洋中所有的飓风和狂暴的巨浪,年平均风力达到8级,终年浪高在7米以上,“无风三尺浪,有风浪八丈”,是这一地带海相的真实写照。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据记载,这里最大的浪高曾经达到过30米。历史上曾经有无数的船只在这里被“撕”成碎片或葬身于海底。因此,这条终日狂风怒吼,巨浪滔天的海峡,被人们冠之以“魔鬼海峡”,“暴风走廊”,“杀人西风带”等令人生畏的名字。

启航后,睡在床上,迷迷糊糊,觉得船在左右摇摆,好像躺进了一个大摇篮,还好没有上下摇摆。晕船药还是起了点作用,一夜虽没睡好,但也没吐。起来吃了一点早饭,就开始难受,呕吐。看窗外的天气倒是阳光灿烂,不怕晕的男同胞们已经扛着相机站在甲板上拍照了。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船员们说我们已经是相当幸运,没有碰上什么大风浪。据他们说,八,九米高的大浪时,没有人能爬起来。大家的步伐都换成了醉汉步,斜着身子,叉着双腿,手向旁边伸着,准备随时抓住可以依靠的东西。

船员告诉我们,已经成功地穿越了德雷克海峡,魔鬼答应放我们一马。这是去程。

8天以后,我们结束了在南极的游览,要回去了。还是要经德雷克海峡回乌斯怀亚。路上还是要两天。这“魔鬼的咽喉”还能再放我们一马吗?要启航的时候,天气已经变了,刺骨的寒风卷着雪花使劲甩在我们的脸上和身上,催促着我们赶快回船,好像是说“还不走吗?要我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吗”?

果然,还没等吃晚饭,大浪就已经把船晃的站不稳了。大部分女同胞们都放弃了晚饭,赶紧吃了药,爬上床,期望在睡梦中渡过这恐怖的时段。然而,风越来越大,雨被风裹挟着打在舷窗的玻璃上,像一盆接一盆的海水直接浇在我们头上。

大浪中估计没人能睡得着。天慢慢亮了,浪还是那么大,不敢看窗外的海面,就见海浪一会盖过了舷窗(我们的房间已经是船的客舱的顶层,),一会又沉到下面看不见了。房间里的椅子倒了,桌子上的杯子倒了,所有的物品都随着浪的方向从这边倒向那边,反复循环着。只见屋子里晾的衣服,像屋顶上的旗帜,随风飘扬。记得上次去程时,只是左右晃,而这次则是上下左右晃,睡在床上,两手要紧紧抓着床的铁栏。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船上广播告诉大家,尽量不要出船舱,躺在床上。

船底好像车底盘碰到大石头一样吭哧吭哧的响声,好像那魔鬼的牙齿在狠命地咬着我们的船,让我心惊胆战。我试着爬下床,一个浪头打来,我连同身下的椅子一起歪向左侧,还没等立起来,左侧一个大浪打来,让我赶紧伸手去抓床边的铁扶手,没抓到,右身被甩了过去,右胸被坚硬的床栏铁扶手狠命的硌了一下,好疼。

放弃了早饭,让老公带点干粮回来。老公给我带来一个苹果,回房间的路上,也是让大浪甩了个跟头。(后来听他说要不是当时一个老外女士伸手一把抓住他,真有可能被甩到甲板上,后怕啊)。

听着巨浪的咆哮,不由的担心着我们这艘并不太大的探险船,是否能扛得住这么大的风浪。心中不自主地回放着泰坦尼克的片段,船触冰山,老船长下令弃船,乘客们排着队,分别登上冲锋舟,等待救援。一对老夫妻携手躺在床上,要一起走完人生路最后旅程,乐队队员还在镇定的继续演奏乐曲,男乘客们主动把生的机会让给妇女和儿童,自己泰然接受上天的安排。

好感人的场面。我们的乌斯怀亚号呢?哦,我们的船有八个冲锋舟,所以全体乘客都可以上船,那舍生放弃的场面就不会有了,那会有别的吗?我记得我们的船长也是像泰坦尼克号里的船长,也是灰白的头发,一脸沧桑,肯定经历过比这还大的大风大浪的。他如果看情况不对的时候,肯定会和阿根廷乌斯怀亚那边联系的,由阿根廷从乌斯怀亚派船出来接我们,路途也应该不会太远......不敢再想下去。

想到家人,想到老妈,想到女儿,还有弟弟一家,还想到家里那只可爱的小花猫灰灰,还有那些好朋友。一时间他们的面容一起涌上心头,霎那间,明白了,什么叫做不舍。

风浪终于在我们的期盼中慢慢小了一些。餐厅里,休息厅里,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了,但都是“伤痕累累”,“一言不发,二目无神,三餐不进,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卧不起,十分难受。”

船员们告诉我们,我们的回程碰上了16米的大浪,连他们也很少碰上这样的大风浪。船长决定避开风头减速航行,所以回程的时间多了几个小时。待踏上陆地的那一刻,心踏实了。

南极游结束前,船上举行告别仪式。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向每一位游客颁发“穿越德雷克海峡证书”!我们向船长,向所有的船员致以我们最衷心的感谢。他收获了无数的致谢,拥抱和亲吻!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秋叶霜天:世界第七极——南极游(一) - 菁英草原 - 菁英草原
这张证书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番“历练”,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